第二百六十三章 第九道法相,生死逆转图!

轰——!!

在这一刻。

牛魔嘶吼长啸,震碎星辰,一拳狠狠砸下,令天地塌陷!

天澜九字齐压而下,冲撞皂袍老者识海!

引力加身,死死束缚,不得动弹分毫!

还有飞仙一剑,明王法杵,齐齐当头斩落,砸碎九重天阙!

冰龙炎帝,化作冰火世界,欲将其神魂俱灭。

而最为恐怖的。

还是那雷池当中,五色本源神雷所化的雷霆神矛,破开乾坤,狠狠扎来!

八座法相,俱是散发灭世之威,齐齐攻向脏皂袍老者!

几乎只是瞬息之间。

八座法相将脏皂袍老者轰然淹没,化作了一片混沌怒海!

噗!

陈知行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他那双狭长双眸,死死盯着被混沌海所淹没的脏皂袍老者。

只见在那混沌海当中,脏皂袍老者厉声长啸,挥动手中紫电小锤,欲要杀出一条生路。

然而。

没用。

一切都没用。

脏皂袍老者就宛若置身怒海里的一叶扁舟,被狂风大浪,拍的东倒西歪,身形踉跄。

轰!

整整五百五十头原始牛魔的虚影,重重叠叠在了一起,一拳朝着脏皂袍老者狠狠砸落!

“玄粼!”

脏皂袍老者挥动手中紫电小锤,荡起一层层紫色玄光,与那牛魔虚影对撞而去。

嘭——!!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

那五百五十头捉星拿月,一吼碎星辰的原始牛魔,齐齐往后倒退数步,

而那脏皂袍老者,则是脚下土地炸开,双膝微微一沉。

不等他继续出手。

吟!!

太古冰龙和那经天纬地的炎帝,已然朝着他杀来!

轰轰轰!

轰轰轰!!

只见以脏皂袍老者为中心,彻底化作了一片混沌战场!

这片混沌战场使得虚空坍塌,打得这片小世界一角,都在不断生灭!

八大法相齐齐围攻脏皂袍老者,威能简直毁天灭地!

轰隆隆——!

随着一道雷霆爆炸之音。

那根雷霆神矛狠狠扎在了脏皂袍老者胸口,狂暴的雷霆之力,直接将他的肉身和护体罡气全部摧毁!

趁着这空隙功夫。

飞仙一剑和那降魔法杵,砸在了脏皂袍老者身上!

鲜血飞溅而起,洒落长空。

那是涅槃之血!

只见他浑身皂袍尽皆粉碎,露出苍老干枯的身躯,布满道道裂纹。

下一刻。

轰——!!!

他的肉身彻底炸开了!

一炷香时间后。

粉碎成一片齑粉的小世界一角,不断扭曲,恢复正常。

八座法相尽皆消失。

一道干瘪苍老,不断往外溢血的身影,缓缓从虚空风暴当中走出。

“混账!”

脏皂袍老者脸色阴沉到了一点,干瘪塌陷的胸口随着剧烈喘息,而不断上下起伏。

他那一双古井无波的苍老双眸当中,涌起滔天的惊怒之意。

他的肉身,接连破碎了五次!

若非他踏入了涅槃之境,有着滴血重生的能力,只怕早就已经身死道消!!

多少年了,自从他踏入涅槃境之后。

何时受过这等伤?

“陈知行,老夫说了,纵然你有千般术法,万般神通,你不入涅槃,便永远也没有可能是我的对手!”

脏皂袍老者目光扭转,朝着陈知行所在的方向看去。

然而。

仅仅下一秒,脏皂袍老者便勃然大怒。

“人呢?!”

“人去哪了?!”

他目光不断横扫。

只见原本陈知行所站立的地方,早已空无一人。

“混账!!”

脏皂袍老者再也忍受不了,伸手往虚空一拍,顿时砸的那一片虚空尽皆粉碎。

“陈知行,别让我找到你,否则老夫必要将你挫骨扬灰!!”

他的脸色,变得铁青到了极点。

这种感觉,就像是别人给他扇了一巴掌,正想要还击的时候,人家直接走了。

简直憋屈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

面覆死灵面具,能够隔绝一切神识探查的陈知行,快速远去。

他的眸光不断闪烁。

早在他发觉,不管他施展什么手段,就算将那脏皂袍老者打得粉身碎骨,此人能仍旧能重生之后。

他心中便已经有了主意。

想要击杀此人,必须要凝结出生死大道的第九道法相,以及青雉剑蜕变至涅槃境界!

既然真吾手段无法杀他,那么便以涅槃来杀涅槃!

“青雉剑,还需要最少一个时辰,才能彻底蜕变到涅槃兵么?”

陈知行眉头微微一皱。

一个时辰,看似很短。

但实则对于脏皂袍老者那等涅槃大能来说,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足够令他搜遍整个古地小世界。

找到他,不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也罢,既然还要一个时辰,那不如便趁着这个时间,彻底勾勒出生死大道的法天相地图!”

陈知行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一步踏出,落在了那座剑宫之前。

下一刻。

陈知行盘膝坐下,缓缓闭上双眸。

那悬于神海之上,至始至终静静悬浮着的黑白二色种子,顿时开始转动了起来。

生死之气,开始以陈知行为中心,不断旋转了起来。

只见陈知行整个人时而面色灰白,生命之火都熄灭,如同一尊雕塑般,心脏都停止,整个人没有一丝生人的气息。

时而又全身焕发旺盛浓郁的生机,每一处肌体都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周边有着生命之花在不断绽放。

生与死,尽皆在他身上涌现。

下一刻。

陈知行缓缓睁开了双眸,望向长天。

他的左眸一片灰白,在其瞳孔深处,隐隐能看到一方世界湮灭成墟,举世凋零的异象。

而他的右眼当中,则是化作一片青翠欲滴的苍青色,在其瞳孔深处,有着一副万物复苏,一场生命诞生,文明兴盛的进程。

对于生死大道的法天相地图,他已经有了想法。

“第九道法相,生死逆转图,来!”

陈知行平静吐出一句话。

轰——!

倏然之间,异象陡生!

在虚空上方,无垠长天仿佛化作了湖面。

一对鱼儿从湖面上跃起,鱼尾掀起点滴涟漪。

旋即。

这对鱼儿嘴尾相连,化作了一片生死阴阳图。

生死图旋转,无穷无尽的生死之气,在这一刻喷薄迸发,不断旋转,生死交替,互成犄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