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举世惊怖!彻底沸腾!

在这一刻。

仙悬山内外,化作了一片死寂。

无数来自天南海北,将整个仙悬山脚塞满的修士,俱是瞪大了眼睛,满脸呆滞的望着玄光镜里的画面。

纵然是那一位位长生世家的家主,以及古老圣地的圣主,同样怔怔失神,脸上满是震撼之色。

死了?

一位在涅槃境浸淫了不知多少年,号称不死不灭,滴血重生的涅槃境大能,就这么死在了年仅十余岁的紫薇陈知行手中?

所有人都不断揉搓着眼睛,仿若一切只是幻想。

直到那天际尽头,出现一轮黄金大日坠毁的恐怖异象。

轰——!!!

整个仙悬山外,彻底沸腾了!

震撼!惊怖!不敢置信!!

在这一刻,没有任何话语和情绪,能够足以形容他们心中的冲击感。

“死了!!一尊涅槃境大能,活生生的死在了紫薇三公子陈知行手中!”

“万古无一!空前绝后!!!”

“数遍所有古史,都未曾有人做到过此等壮举!”

“以真吾之身,逆伐击杀涅槃大能!这已经不是打破古今一切神话记录,而是创造神话!!”

“天啊!这真的不是幻象么?涅槃境大能号称不死不灭,唯一的敌人只有岁月!然而却被紫薇三公子陈知行,击杀当场?!!”

“无敌!这是真正的无敌!!!”

“横推古今一切神话之人!陈知行,可号称当世神话!!”

所有人都沸腾了。

无尽的修士,望着画面里的陈知行,仍不住的在放声嘶吼,在仰天长啸,在身躯颤抖。

仿若只有如此,才能表达他们此刻心中的震撼!

仙悬山外,五行雷宗所在的一地。

“什么?!”

此次前来充当观客的雷化天,腾的一声从座位上坐起,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

在这一刻,一直稳如泰山,仿若稳占胜算的他,眼底流露出巨大的惊恐之色。

那位比他不知强过多少的脏皂袍老者,都死在了陈知行的手中。

那么陈知行若要事后找他清算起来,只怕比杀死这位脏皂袍老者,还要来得更加轻松。

一条沧澜大江之上。

天澜圣地圣主秦天仲扯着胡须,呆呆的望着玄光镜里的画面,直到胡须被他扯断,他方才吃痛的反应过来。

“这小子”

秦天仲望着玄光镜画面里的陈知行,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以真吾逆伐涅槃,别说他们那一代人未曾见了,整片古史都找不出一人!

下一刻。

秦天仲忍不住投目望向那艘黄金马车,眼中露出一抹揶揄之色。

对于他来说,陈知行自然是最好的盟友。

而对于司空世家而言。

恐怕.那会是最为可怕的大敌吧?

紫薇陈家所在的巨轮飞舟。

船舱内。

一股激动狂喜的欢呼声,爆发而出。

一名名紫薇陈家的长老,俱是不敢置信的望着玄光镜里的画面,因为太过激动,而口中发出令人听不明白的胡言乱语。

“三公子胜了。”

幽冥二老站定在至始至终,神经紧绷的陈道衍背后,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知道。”

陈道衍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比起其他人的欢呼狂喜。

他似乎淡定的有些过了头,只是紧绷的伟岸身躯,终于松弛了下来。

原本紧紧攥起的拳头,散开了一些。

他那张粗粝方正,不怒自威的面庞上,泛起了微微的笑意。

“知儿.比起我年轻的时候,可强多了啊。”

他低下头,笑了一声。

一抹骄傲自豪之色,被他放在了眼底最深处。

天圣宫,仙门背后。

“婆婆,我说了,道统内需要给我这位弟弟,重新评级吧?”

墨清月促狭一笑道。

那位银发老妪没有回话,而是仍旧死死盯着玄光镜里的画面,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在真吾境能够横扫无敌的天骄,天圣宫内有着不少。

比如这位圣女殿下,就能轻易做到在这下界的同境里,横扫无敌。

但能够以真吾逆伐涅槃,将其击杀者。

莫说现在的不朽道统内没有了,就是数遍历代不朽道统,也从未有过这般存在。

真吾一境与涅槃一境,看似只差一个境界。

实则天差地别,犹若天堑!

真吾境,或许只是一个势力的中坚力量。

而涅槃一境,却可充当古老圣地的圣主,长生世家的家主!

其中差距之大,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婆婆?”

墨清月轻轻推了推身前的银发老妪。

银发老妪这才如梦方醒般,猛地回过神来。

“快!清月,你回一趟圣地,请宫主大人亲自前来!”

“这位陈知行,我们要拿出我们能够拿出的所有诚意,将其招入天圣宫!”

银发老妪眸光一闪,斩钉截铁开口。

与此同时。

羽化仙宗,仙门背后。

那位大袖飘飘,仙风道骨的老者,正脸色挣扎不定,不断打量着玄光镜画面里的陈知行。

陈知行,如此一位惊才绝艳,横压当代的天骄,他自然想要收入羽化仙宗当中。

说不得,这便能够让羽化仙宗,再增加一位天地至强的大长生!

然而。

一想到莫越眉,他却又有些犹豫,举棋不定。

片刻之后。

这位老者似想明白了什么,仰头发出一声长叹。

“莫越眉,你收了一位好徒弟啊。”

没有任何犹豫。

这位老者直接传讯给羽化仙宗,传讯内容很简单,仅仅只有一句话。

【请仙主暂停一切计划,收下陈知行!】

大罗道地,仙门背后。

比起羽化仙宗和天圣宫,纷纷传讯给道统不同。

那片仙门背后的虚空当中,一片死寂。

“怎么会这样.”

泷妃脸上的娇笑,不知何时早已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呆滞,俏脸煞白。

在她双眸当中,早已是如视鬼魅般的骇然。

那位紫金冠中年男子,没有回话,而是眯起眼睛,死死盯着玄光镜画面里的陈知行,眼中一片阴晴不定。

纵然是他,堪称一代雄主,大罗道地里的顶尖大人物。

他却也从未想过。

陈知行不仅能逃过一位涅槃境的击杀,竟然还将其反杀击毙于古地小世界当中。

“怎么办?”

泷妃连忙看向那位紫金冠中年男子,一双美眸当中,早已满是慌乱不安之色。

陈知行所举,彻底击碎她的一切想法,使得方寸大乱起来。

“怎么办?”

紫金冠中年男子猛地伸出大手,一把掐住了泷妃的喉咙,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