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成了表嫂呢?若是我提前几年来金陵城,会不会……”

“别做梦了,你表嫂可看不上你。”

“为什么?”

商霁用鄙夷的眼神,上下扫射了邢昭一遍,看得他都有些莫名其妙了,这才开口说道。

“因为只有本将军才是她命定的夫君,旁人来早来晚的都无用。”

那份自信,真是赶得上他扬言要把大金敌军打退时候的样子了。

邢昭见此,颇有些哭笑不得。

“行吧,行吧,过两日我就带着琅儿回金陵城去了,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他这不正经的性子,还真是一点亏都吃不得,非要在嘴上说过瘾了才行。

众人齐聚花厅的时候,大嫂刘氏和雪娘已经提前到了,都是笑得正开心呢。

因为午膳过后,便是郭家来订亲的吉时。

且她二人本来就不知道刚刚在徐来院发生的一切,所以此刻的高兴倒是不掺杂其他的态度。

“孙媳(孙女)见过外祖母,三舅母,四舅母。”

“起来吧,一家人还拘礼做什么?”

大嫂刘氏一眼就看到了杜景宜扶着顾老夫人,且二人之前莫名的有种亲切感是从前没见到过的,她心里头还有些好奇呢,就见外头人扬了声音的说道。

“表小姐到。”

没多会儿,顾筱琅也走进来了。

她看着情绪倒是不怎么高涨,但嘴角还是挂着得体的笑。

三舅母绷不住了,走过去就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仿佛想要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女儿一般,而顾筱琅也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关怀,所以心中更是自责。

眼看着情绪就要崩盘,就见四舅母走了过来。

看似是要与大嫂刘氏说话,实则是为顾筱琅遮挡一二。

毕竟,这种事情还是少一人知道的好,顾筱琅也还是要面子之人的。

雪娘心中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上前就挽了顾老夫人的手臂说道。

“孙女今天问过厨房了,说是做了外祖母最喜欢的白汁圆菜和凤尾虾,待会儿一定要多用些才是。”

“行,吃饱了才有力气替小八处理订亲一事呢,对吧。”

雪娘到底是女儿家,所以脸皮有些薄,随便被调侃了两句,就脸红了,众人都将目光转移到她这里来,所以对顾筱琅就少了很多注意。

倒是让她松了口气,而落座在雪娘身边的大嫂刘氏看的是既高兴又唏嘘。

眼前仿佛展开了画卷一般,将她养育雪娘长大的过程一一放送了出来。

才到腿肚子的孩子,如今都长成大姑娘,还要订亲了,她虽然不是母亲,但长嫂如母的照顾了这么些年,自然是比旁人还要多几分感动的。

而雪娘也深知此事,所以眼神给予到大嫂这边的时候,都是发自肺腑的感谢。

菜肴上的很快,商知平也来了,一家子落座在花厅,也就闲话家常的吃起了午膳。

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也就差不多了,所以众人都去前厅喝茶等着郭家的人来。

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雪娘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她人虽然在厅里坐着,可念头早就不在这儿了。

倒是顾老夫人稳如泰山,一点都不着急。

看得杜景宜心中佩服,告诉自己要多学学呢。

想法还没落地,就见何管家已经笑盈盈的走了进来,高兴的说道。

“老太太,郭家的人到大门口了。”

“来的是哪些啊?”

“郭丞相,郭老夫人,郭三爷,郭三夫人,还有郭家四郎都来了,还带了不少订亲礼,如今就候在门口呢。”

“怎么的不请他们进来?”

“奴才说了,只是丞相大人说女方家不放话,他们不敢擅动。”

听了这话,顾老夫人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老滑头,还是跟从前一样爱开玩笑,走吧,我老婆子亲自去接。”

郭家如此,那是给足了雪娘面子。

要让世人都知道,他们郭家是诚心求娶商雪娘的,所以才会如此的大张旗鼓。

而顾老夫人如此,也是要回郭家一个面子。

你来我往的,日后都是姻亲关系,所以互相帮衬着长长脸也应当。

将军府的大门,昨日才热闹过的,今日又围了不少人。

郭家要和商家订亲,此事在高门大院里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可百姓们还是头一回听说,所以都站在周围好奇的看呢。

“这郭家的四郎可是个有能耐的,年纪轻轻,家世又好,我还以为他怕是要娶个公主郡主什么的才够配呢,没想到竟然是和商家联姻。”

“联姻的是谁啊?商家还有未出嫁的姑娘吗?”

“有啊,原先的顾氏夫人所出,行八的小姐,但是人怎么样就不大清楚了,听说有些体弱多病,所以都养在院子里头,不爱出来见人呢。”

“呀,那这不是可惜了?好好的儿郎娶个病秧子。”

“谁说不是嗯。”

百姓间的八卦传闻就没有一刻消停过,这些话都尽数落在了郭家四郎的耳朵之中,所以他此刻的脸上笑意消退了不少。

但是转念一想,还好她从前也不甚出挑,否则只怕他们二人的这桩亲事还成不了那么快呢,所以也就释怀了。

笑得比之前还要灿烂些,他便是要让世人知道。

他,郭家四郎,诚心诚意的求娶商家八小姐,不为身份地位,不为名声大振,只是单纯的想要选一个心仪的夫人共度余生罢了。

所以,在顾老夫人出现的时候,他的眼神中也多有炙热的看向了搀扶着她的商雪娘。

这大约还是雪娘头一次在百姓面前露脸呢,心里虽然紧张的不行,但外祖母教她的规矩是一刻都不敢忘。

“这就是你说的病秧子?放屁呢,我瞧着是仙女儿还差不多呢。”

“就是,你看看人家那肤色,那气韵,那身形,病秧子能有这样的好?”

“嗨,我不也是听来的吗?看戏看戏,别说话了。”

人嘴两张皮,但有时候打破流言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商雪娘从前不为人所知,但今后,她的名声自会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