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不是。陆总……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一周后,于骁专门坐飞机来到网讯总部所在的城市,开始大告其状,含泪痛斥头号玩家对他们这些B厂造成了毁灭性的生态链打击。

不说添油加醋吧,也算是火上浇油了。

一番大倒苦水后,本以为多少能唤起运营部总经理陆泷的同情心。

可带着金丝眼镜,看似斯斯文文的陆泷,全程目光都在看着手中厚厚一本心理学《影响力》,压根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

仿佛面前叽叽喳喳的只是窗外的飞雀,不理它等会就消失了。

“陆总,陆总?”于骁又叫唤了几声。

陆泷这才微微蹙眉,把书本合上放置一旁,双腿交叉端起桌上的茶杯浅抿了一口。

“你说他破坏了游戏行业的生态链。”

“那么我问你,B级分区的赛道,第一名的销量是多少。”

“额……”于骁怔了怔,回到:“大概两百万左右吧。”

“往年呢?”

“好像也是两百多万的首日流水。”

“SSS级赛道,往年25~30名大概是多少流水?”

“四五千万?”于骁说着说着自己都愣住了。

好像是哈……

他看着像是干扰了游戏市场。

但大家该做游戏的一样做,该卖那么多钱也一样卖,完全没有因为头号玩家就造成多么毁灭性的打击。

难道是自己上纲上线,非要把大刻老师当成自己金海的唯一指定宿敌才导致如此恐慌?

而实际上,他并不可怕?

“一家官网关注数连20万都没有的公司。”陆泷把茶杯放下,又将《影响力》拿起,待翻开前,推了推眼镜斯斯文文说道:“到底是你太把他们当一回事了,还是你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一听这话,于骁顿时吓的一缩脖子。

陆总看起来和和气气,说出来的话也慢条斯理的。

但话中却带着杀气!

想来是因为自己这点小事就叨扰了他,甚至还妄想让网讯运营总部出手,惹的他十分不爽了吧……

赶紧开润!

“陆总教训的是,我这就回去好好反思!就不打扰您看书了!”

说罢于晓一溜烟就跑了,还顺手细心的帮陆泷带上了门。

陆泷收回略显锋利的眼神,无奈摇了摇头,视线又挪回了书本上。

头号玩家?

新晋黑马?

蓝星上的游戏行业这都磅礴发展快30年了。

期间出了多少所谓的黑马。

第一次创办公司推出新作就卖出几亿流水的,陆泷也不是没见过。

但到最后呢?

该陨落的陨落,该无名的无名。

在现在这个时代。

想要从大局已定的游戏行业中杀出一条血路。

光有游戏质量可不行。

背后无靠山的话,我们说不让你起来,就不让你起来。

要么归顺于我,成为我家的子公司。

要么就原地等死吧。

全直播平台封杀了解一下!

只不过,就目前而言。

以头号玩家的体量,还不足以让陆泷重视。

对这家公司出手,岂不是核弹打蚊子?

如果是一只小蚊子,做掉也就做掉了。

但这种欺压的手段,势必会让其他两大巨头也趁机抹黑自己一波。

当然,这并不是说那俩玩意就是省油的灯。

腾景,银辉跟网讯,三巨头一般黑。

只是看屎盆子落谁的手里,另外两个就负责幸灾乐祸的往盆子里点炮仗罢了。

摆平头号玩家事小,但被那哥俩带节奏的话,可能会让网讯的股市都有一波动荡,可就得不偿失了。

坐在陆泷现在这个位置,甚至还持有网讯公司一部分的股份。

就算是为了自己,他每一步都得謹言慎行。

……

午后的暖阳洒向已经冬日的街道,虽还没到下雪的季节,但也融化了丝丝寒意。

刻晋坐在咖啡馆内,望着窗外出神。

眼看着马上要到灯花节,旧的一年也即将翻篇。

刻晋在年末没有给公司布置太重的任务,kpi什么的一律无视。

只需把现有的几款游戏运营妥当即可。

“中午好,小弟弟~”一道听起来就很大的御姐声音在刻晋耳旁响起,还带着几分似嗔似怨的意味:“我还以为你把我都快忘记了。”

刻晋侧目扫了一眼来者。

温知茵穿着一件洁白如雪的绒毛大衣,外观柔软细腻,大衣宽松自然,衣摆垂至小腿,散发着一种优雅又不失温柔的气场。

而下身则搭配了一条黑色丝袜,丝袜贴合她修长纤细的双腿,黑白色的色调搭配让她站在人群中看起来更为的突出,也修饰了几分大衣给人带来过于放松的柔和感。

这不禁让刻晋微微感叹。

做心理诊疗的,在服装搭配上都会这么讲究么?

干净的白色棉绒大衣会让患者放松心情,避免太强的压迫感。

而搭配黑色系的下身与黑亮的绑带短马靴,又能收敛几分柔和,也不至于让患者太不把自己当回事。

患者如果内心无法认可心理诊疗师,自然不会把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说出来,治疗难度也会随之加大。

“不是前几天还回过你的微信消息么。”刻晋招了招手,示意服务员帮忙点一杯咖啡。

温知茵将刻晋的手压住,又扭头对服务员柔声笑道:“来一杯热水就行。”

等服务员走后,温知茵这才靠近刻晋,勾唇浅浅坏笑道。

“小公主吃不了苦,但加糖又太腻,所以还是喝水。”

“25岁的小公主吗。”刻晋淡定喝着卡布奇诺:“我妹自15岁之后就不称自己为小公主了,她说太幼稚。”

“那得看在谁的心里了,如果在对的人心里,85岁也能当小公主。”顿了顿,温知茵又嗔怪道:“你也知道你前几天才回的消息,谁家聊天是几天回复一个‘好的’,隔几天又回复一个‘不错’?”

刻晋心说。

谁家聊天也不是隔三差五就给人发穿黑丝的图片,再就是直接发一对白白净净的脚丫子过来,然后天天问‘我这身搭配好不好看啊’,‘我的美甲做的好不好啊。’

你让我不回‘好的’、‘还不错’,那我怎么回?

prprprprpr?

而且刻晋发现,自从之前意外掌握了这位心理老师的小秘密之后,她在自己面前就似乎放飞自我了。

难不成,压抑太久的人忽然有了一个倾听者,或是抱着反正丢脸丢完了的心态,就会变成她这样?

但我只是说做你的朋友,不是做你的男朋友。

这位老师,请你收收味。

不过有一说一嗷,Balenciaga的丝袜确实不错,光看着就感觉一定加很多暴击。

“说吧,按照你的性格,找我来肯定也不是跟我调情的。”温知茵脱下绵柔的白色大衣,一件高领的浅灰色针织毛衣显露而出,柔软的衣物紧贴着她的胸前,展现出明显的凸起,轮廓线条分明而丰满。随着她的呼吸,衣料随着胸部的起伏呈现出优雅的姿态,演绎着女性的曲线美。

“果然很大啊……”刻晋没忍住小声嘀咕。

“嗯?”

“问题,果然很大。”刻晋望向温知茵,正色道:“我的游戏公司好像被同行盯上了,手下员工昨天跟我说,网上起了一些节奏,有关于公司新游戏的。”

刻晋仔细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大概就是,公司的公关部门这几天在网上发现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大抵上,就是拿《明日方舟》跟其他几家B厂的塔防做比较,并且把其他披着回合制的皮,却硬说是塔防的B厂游戏吹到了天上去。

本来嘛,玩家各有所好,再要么就是水军带节奏。

这些都见惯不怪了,作为一个体量越来越大的公司,做的再好也无法完全屏蔽掉负面的声音。

刻晋都不想处理这种问题。

但后来,公关部那边的主管跟刻晋说了个情况。

据他们一路追查细节之后。

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以金海公司为首的几家头部B厂,在这次的新游中都不约而同的打起了价格战,并且对外宣发的标签都换成了塔防。

虽然从最终情况来看,效果并不算好。

但醉翁之意已经相当明显。

可是,金海娱乐这家公司,背靠的是国内的游戏巨头——网讯game.

公关部那边担忧,头号玩家会不会已经被网讯给盯上了。

刻晋找温知茵过来,也是商量这件事的。

作为头号玩家的外聘游戏顾问,刻晋每个月都会按时给温知茵转一笔咨询费。

尽管这笔钱,总是被温知茵以各种节日为由还了回来。

不过,你就说我给没给钱吧。

给了,那就理直气壮的咨询!把她抓过来狠狠的咨询!

“你的意思是,你担忧网讯这种龙头老大会打压你的公司?”听完来龙去脉,温知茵眨了眨轻盈的睫毛,问道。

其实不是。

而且恰恰相反。

刻晋现在想的是,该怎么让网讯这家龙头老大打压自己。

这几天内,刻晋已经把新一轮的计划构思严密了。

既然已经引起同行的注意,甚至有个同行还是网讯的崽。

那不如就顺水推舟。

如果他们要打压自己,那就让他们打压。

虽然他们没办法干涉自己做新游戏,发新游戏。

但起码以这些巨头的地位,是可以轻而易举做到让‘全网都不允许直播头号玩家出品的游戏’这种事情的。

这类现象在地球上都不少见,以企鹅为首的巨头公司,遇到一些有潜质能起来的游戏,要么一口气连你工作室都买了,如果是国外的游戏就洽谈代理权。

不给代理的话,就等着打入冷宫吧。

一旦被打入冷宫,热度可谓是肉眼能看见的狂掉不止。

更何况资本介入更疯狂的蓝星游戏市场。

现在的宣发,直播这一块就占了几乎七成以上的流量。

不允许直播,对任何一家游戏公司而言都堪称毁灭性的打击。

但刻晋却巴不得这样。

随着公司的体量越做越大,支持的玩家也会越来越多。

想要维持‘不让玩家氪金’的情况下,还要保持公司的口碑,并且只能做系统盲盒开出来的游戏。

这几点摆在台面上,能操作的空间就小了不少。

但如果。

游戏发出来,没办法被直播,没办法被更多的玩家所知晓。

那玩家的氪金力度也会大幅度减弱。

因此,思前想后,这是刻晋目前认为比较妥当的处理方法。

引诱巨头打压自己→→导致大部分玩家不知道有这么一款游戏→→无法氪金→→自己顺利完成任务→→解锁终极礼包后,各种殿堂级、史诗级甚至神作都一口气掏出来,火力全开!给巨头们来点小小的IP震撼。

到时候再把被打压的游戏捞回来就是了,弥补一波宣发,该起飞的终究还是会起飞。

嗯,完美。

各方面意义上都很完美。

“如果说,想让他们避免打压头号玩家的话,倒是可以用……”温知茵刚准备把解决问题的办法脱口而出。

忽然被刻晋喊停。

他说。

“温老师,咱们可以换个角度去考虑问题。”

“与其去想如何避免,不如思考如何会被他们打压。”

“嗯?”温知茵饶有兴致的看着刻晋,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快感。

你还说你不是M?

上次你设计折磨类游戏折磨自己。

这次你又想让别人打压自己?

有问题!

你不对劲!

快让姐姐帮你康一康你的心理发育的健不健康!

看着温知茵暧昧的眼神,刻晋又解释道。

“是这样的,打压是防不住的,以对面的体量,只要对面想,怎么都会打压咱们。所以我们这时候更应该讨论出,什么方式更容易引起他们的打压。”

“这样一来,我们接下来只需要规避这种方式就可以了。”

才不是,我会加大力度把这套方案贯彻到底!

“原来如此,逆推法则是吧。”温知茵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对。”

“没想到,小弟弟年龄不大,想法倒是很有趣呢。”温知茵端起水杯浅抿一口,夸赞般的笑道。

一听这话刻晋就多少有些不服。

谁特么是小弟弟了?

如果不是咱俩关系不对,场合也不对,我高低给你自证一下!

不过,温知茵这次没有给他插嘴的机会。

而是继续道。

“更容易引起他们打压的方式就简单的多了。可以试试Witch Hunt Effect,也就是所谓的女巫效应、猎巫效应。”

“女巫效应?”

“嗯,Witch Hunt这个词来自于欧陆之前中世纪臭名昭著的‘猎巫’运动。”

“如果你对欧洲历史稍微有一些了解的话,你应该听说过当年的欧陆曾流行过一个词语叫做‘女巫’”

“当时的教会势力达到顶峰,战乱和黑死病增加了人们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慌,‘女巫’等超自然力量的观念有了传播土壤,被认为是不洁的象征,成千上万的无辜者被指控,被活活烧死。”

“最严重的一次,在黑死病大流行的时期,前后一共有将近百万人命丧于此次猎巫运动中。”

“后来的心理学家研究发现,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会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敌意与恐惧,当面对这些未知事物的时候,为了本能的防守,会做出一些不符合自己身份地位的过激行为。”

“因此,如果能被网讯这种巨头盯上并有失身份的出手打压的话,有且只有一种可能。”

“你展现出了让他们感觉到恐惧的未知力量。”

“所以反推过来就是,在现阶段,你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发展即可,不弄出什么大动静的话,他们应该不会看上头号玩家这么一家小公司。”

“嗯……”刻晋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看来,得弄一场大动静了!

做一款让他们光看一眼都感到恐惧,让他们感觉‘如果放任不管,几年后地位甚至都会受到威胁’的游戏!

感谢‘做个假俗人’大佬的1500书币!

感谢‘生命未止作死不休’大佬的1000书币!

感谢‘昵称很微妙’大佬的500书币!

感谢大佬们的支持!

给大佬们磕一个!

咣咣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