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两章合一起更)

陆仁从小就是内城人,一直遵纪守法,虽说目睹过不少治安混乱带来的暴行,但还从来没被人绑架过,一时间无比惊恐。

不过他的思维很敏锐,当即意识到真相:“你们是隆涛派来的?!”

黑衣人发出低沉的笑声,没承认也没否认,把合同往陆仁腿上一拍,取出印泥和钢笔:“少废话,不想受苦就按指纹签字。”

现在光线昏暗,陆仁看不见合同上写的什么,想来无非是股权转让协议。

这合同要是签了,自己一定会被隆涛挤出哇酷哇酷。

陆仁没想到隆涛会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咬牙切齿说:“不签!有本事让他亲自来见我!”

黑衣人抓住陆仁的手腕,妄图控制他的手完成签字。

“走开!走开啊!”陆仁反抗无比激烈,又踢又叫,黑衣人根本无法留下完整签名。

“去你*文明新月*!”黑衣人直接一拳抡了过去。

就在黑衣人暴打陆仁时,司机沉声说:“我们逗留太久了,我先开车,省得被治安官盯上。”

司机发动汽车,驶向毗邻高新科技园区的锈墙区。

现在是大晚上,锈墙区又位置偏僻,路上看不到其它车,只有这辆出租车在行驶。

黑衣人打开窗户,抓起陆仁的头发,将他的头按到窗外。

狂风扑面而来,巨大的风压几乎要让陆仁窒息。

黑衣人:“签不签?!”

恍惚间,陆仁看到了道路前方的灯柱,越来越近。

头如果在这种速度下撞到灯柱,那不是能不能活的问题,怕是入殓师都拼不回去。

陆仁惊恐大叫着,拼了命想缩回来,可他拗不过黑衣人的力量,头就被这么死死按在窗外。

黑衣人:“签不签??!!”

可怕的压迫感让陆仁浑身发寒,犹如坠入冰窖。

但儿时的梦想早已在多年奋斗中刻进骨子,超越了死亡。

他几乎是吼叫出来:“不签!!!”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灯柱几乎贴面而至,死亡的压力让陆仁直接失禁了,却仍旧没松口。

“死也不签!!!!!”

千钧一发之际,黑衣人猛地将陆仁拉了回来。

“呼——”灯柱在窗外闪过,留下短促的呼啸声。

黑衣人大骂:“这狗东西嘴巴真硬,淦!”

陆仁面无血色,全身都在打摆子,尿液顺着裤腿不停往下滴,却是咬着牙一声都没吭。

司机淡淡地说:“没事,带到没人的地方慢慢打,或者到时候直接砍了他的手,伪造一份签名再按上指纹就行。”

黑衣人冷笑,不轻不重给了陆仁一耳光:“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车辆向着更偏僻的街区驶去。

就在陆仁惊魂未定时,车窗左侧亮起一道远光灯束。

“隆——”摩托引擎的轰鸣声随之而来。

只见一辆时速超过200的摩托正在狂飙,极短时间就逼近出租车,减速下来在左侧与其平行。

摩托驾驶员臂力极强,在这般速度下单手握把,车身竟没有晃动,还向众人竖起一下大拇指。

他没戴骑行盔,只套了一个颇为滑稽的牛牛头套。

黑衣人看得一愣:“这人谁啊?”

“半夜出来飙车的煞笔呗。”司机踩下油门,准备和摩托车拉开距离。

然而,车身位刚拉出三分之一,摩托也开始加速,又和出租车平行。

司机没心情跟摩托车比赛,干脆松开油门,轻点刹车,让摩托车超过它。

可谁知,出租车减速,摩托车也减速,继续和他们平行,赖在那不走了。

摩托车手指着出租车后座,嘴巴不停张合,但周围风声太响了,外加隔着玻璃,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前方有一条分叉口,众人的目的地是左拐,可摩托车卡在左边,导致他们无法变道。

司机打左转向灯,狂按喇叭示意让路。

对方没有让路的意思,还打手势示意他们停车,那笑容配合牛牛头套显得无比诡异。

“找死?满足伱!”司机心一狠,直接向左撞了过去。

“咚!”摩托车躲闪不急,被挤到了护栏上,车辆失控倾覆,车手也飞出十几米远,重重坠地。

出租车里,黑衣人觉得莫名奇妙:“这人来干嘛的?”

司机:“管他呢,让他自己住院去吧.卧槽!什么东西?!”

众人看向后视镜,只见那个摩托车手爬了起来,他没有去扶损坏的摩托,竟徒步朝出租车奔来。

更诡异的是,摩托车手的身影在后视镜中不断变大,这意味着双方的距离正在快速缩短。

司机惊愕地看了一眼仪表盘,人都傻眼了:“我现在100码啊!这人是什么怪物?!”

众人还来不及做出应对,摩托车手已经狂奔追了上来。

“哐!”一只被坚骨包裹的拳头砸开后车窗。

苏默的半截身体从外面探进来,对他们破口大骂:“肇事逃逸?没素质是吧?!”

“咚!”他说完一拳打烂黑衣人的脸,钻进来挤到后座。

司机惊恐大叫:“你特么什么人?!”

苏默:“你好,我姓爸,名爸,你可以叫我爸爸。”

他看向身边惊恐万分的陆仁:“哇酷哇酷的陆总是吧?”

陆仁呆呆点头。

“系好安全带。”苏默说完,上前勒住司机的脖子。

司机被勒得满脸涨红,方向盘和车身一起疯狂晃动。

副座的黑衣人掏出枪怒吼:“老子杀了你!”

“噗嗤——”在他开枪前,一条尖锐的骨刺已经从苏默肘部刺出,穿透了他的喉咙。

司机也很快被苏默活活勒死,身体骤然松懈。

失控的出租车“咚”一声撞在路边,彻底趴窝。

陆仁刚才很听话系好了安全带,只有些许擦伤。

他还没从恍惚中回过神,就被苏默拖下了出租车。

陆仁对眼前这个杀手牛牛非常畏惧,哆哆嗦嗦问:“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苏默打开出租车加油口,用打火机点燃一根布条扔了进去。

“轰——”油箱炸开,火焰迅速燃起蔓延整辆车,将车里三具尸体一同笼罩。

苏默背对火焰,对陆仁笑道:“你只需要知道,有人花了钱,请我来守护你的梦想。”

绿谷街233号,这里是哇酷哇酷的办公地。

现在明明已经是凌晨,公司依旧灯火通明。

陆仁原本给员工们定的工作时间是标准的早9晚6,周末双休。

如果真有急事要加班,那就补齐加班费,第二天还可以睡晚点再来,以充足的休息保证大家的精力和灵感。

可此时,所有哇酷哇酷员工都被隆涛一个电话叫到了公司,气氛一片压抑。

有的员工在工位上默默工作,头都不敢抬。

也有些被新来的HR单独叫进会议室,时不时传来激烈的争吵。

隆涛环抱双臂站在过道,身后有好几个保安,都拿着电棍,虎视眈眈地看着这些员工。

隆涛叼着烟,对众人缓缓说道:“就像刚才说的,陆仁决定退出不干了,从今天起由我接管哇酷哇酷。”

“你们都是老员工,要是愿意留下,那就留下继续做,但后面游戏内容要按我说的改。”

“另外,工作时间也要调整下,早班8点到12点,午班13点到18点,晚班19点到22点,每周工作6天。”

前端程序员气愤地站了起来:“隆总,工作时间突然延长这么多,加班费怎么算?!”

隆涛瞪着眼:“加班费?这是公司的新制度!延长工时是大家自愿的,你不同意可以走,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程序员把键鼠一推,重重地说:“你要我走也行,我是两年的老员工了,你把三个月的辞退补偿给我!”

隆涛露出冷笑:“想要补偿是吧?别急,等下你就不要了。”

他挥挥手,两名保安走上前按住程序员。

程序员一边挣扎一边叫:“干嘛?你们要干嘛?!”

保安将程序员拖进小黑屋。

很快,里面响起了电棍的噼啪声,还有程序员的惨叫。

隆涛看着满脸惊恐的员工们,微笑说:“刚才说到哪来着?哦对,工时延长。”

“想留下的留下,不想留的跟HR去签《自愿离职申请书》。谁想要离职补偿,就跟刚才那人一样进去,直到自愿为止。”

在无耻的暴力面前,员工们敢怒不敢言。

有的迫于现实经济问题,忍受着疲倦继续工作。

也有的对现状感到失望,默默去会议室签了离职协议。

“叮铃铃。”

这时,隆涛电话响了。

他接起后谀笑道:“牛总,你好你好,这边马上搞定了!空出来的那些岗位,您把团队直接空降过来就行,我们立刻开始版本迭代。”

“那您看分红的事哎呦谢谢谢谢!牛总您真是我的贵人!我一定按您说的去做!”

“陆仁?放心吧,那种满脑子只会做游戏的傻帽,我还搞不定他?我可是请了佣兵的。”

突然,门外传来声音:“谁请了佣兵啊?”

隆涛笑着说:“牛总,应该是我的人回来了,那我”

他话说一半,看到那个戴着牛牛头套走进来的人,顿时愣住:“不是,你谁啊?”

苏默对身后勾勾手指,惊魂未定的陆仁从外面走了进来。

制作人现身,员工们一片惊喜,纷纷站了起来:“陆哥!”

隆涛不敢相信,陆仁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已经被佣兵解决了吗?!

隆涛惊慌地看向苏默:“你到底是谁?”

苏默冷笑走向呆滞的隆涛:“诶嘿,想不到吧,我是你们游戏的玩家,线下寄刀片来了。”

“就是你要瞎勾8改游戏是吧?”苏默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你特么挺猖狂啊!”

隆涛被抽翻在地,不停向后缩,惊慌失措对那些保安说:“快拦住他!”

保安刚开始是想拦,但恍然间看到苏默腰间别着枪,一个个秒怂,争先恐后逃走。

一个月两三千工资,跟拿枪的玩什么命啊?

苏默走向绝望的隆涛,又一巴掌甩了过去:“角色卡池是吧?”

“啪!”

“大小保底是吧?”

“啪!”

“648是吧?!”

“啪!”

“你还想在游戏里搞牛头人?不知道老子是纯爱战士吗!”

“啪!”

苏默骂一句就扇一巴掌,打到后面隆涛满脸是血,牙都掉了,倒在地上嘶声哭喊。

苏默打完,从怀中掏出一份合同丢到地上,淡淡地说:“签字按手印吧,把名下股权转给陆仁,然后滚蛋。”

一提到股权,隆涛居然还硬气起来:“这些股权是我多年奋斗的心血,我绝不签字!”

苏默拿出手残宝顶在他头上:“签不签?!”

隆涛直接吓尿了,手忙脚乱去抓笔:“签!签签签!我签!你别开抢!”

他心惊胆战签上字,按下手印。

“你可以滚了。”苏默一脚将隆涛踢开,后者狼狈逃走。

苏默捡起合同,交到一脸懵逼的陆仁的手上:“陆总,现在哇酷哇酷归你了,好好干。”

“对了,等下治安官来了,记得帮我敷衍一下,就说是佣兵内斗,谢啦。”

片刻的沉寂后,工作室的气氛慢慢变得火热,员工们纷纷跑过来围住陆仁,还有人将他紧紧抱住。

“陆哥,我们差点以为你真走了!”

“好几个兄弟都被逼走了,我们赶紧把他们叫回来吧!”

“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大家的梦想差点毁在那姓隆的手上!”

陆仁从被苏默救下,到返回工作室,再到拿着那份合同,全程都很懵逼,总有种飘忽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是做梦。

直到看见那一张张熟悉的脸,还有兄弟们脸上的关切,他才渐渐回过神。

陆仁四下环顾寻找苏默的身影,发现他已经独自出门。

陆仁赶紧追了出去:“哥们!能留个名字吗?”

苏默回过头:“要我名字干嘛?”

陆仁的目光无比真挚:“等《神明:起源》正式版上线,我想把你的名字写在特别致谢名单里。”

苏默笑了笑,挥手离去:“我说了,我是谁不重要,是有人花钱请我来守护你的梦想。”

“别感谢我,感谢雇我来的人吧——用一份不忘初心、真正的好游戏去感谢他。”

“再见了,追梦男孩。”

(一会七点加一更,求追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