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那日的黑影

【白虎大街】……夜,九时十三分。

正是这一区最为繁华的时候,车水马龙……街头上散发着各种不要的气息。

这不仅仅是人修活跃的事件,同样也还是妖修活跃的时间。

大联盟对于妖族的归化政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尤其是自【天龙王】归化,创建了【天龙】圣地开始,一场浩浩荡荡的妖族大移民运动也随之开始,

【昆仑】梦,【昆仑】遍地黄金,【昆仑】的空气是香甜的……【昆仑】伟大!

……

男人此时行走在这繁华的大区之中……他低着头,不时地以手帕掩着自己的口鼻——很快,男人便停在了一家名为【猫小姐客栈】的建筑门前。

满堂食客,热闹非凡。

只见男子却快不地走到了楼上的住房区之中……因为便宜,以及不怎么查询入驻房客信息的关系,【猫小姐客栈】相当受到某些前来【昆仑】,却不便透露信息的旅馆的青睐。

尤其是妖族。

只要是客栈还能够提供某些妖族喜欢的食物。

男人走到了五楼走廊的尽头处,却停了下来,靠在了拐角的墙面上……只听见尽头的房间处,此时传来了一道打砸的声音,随后一名店员被直接从房间之中给摔了出来。

附带的还有一个食盒……食盒落地,内里的东西撒出,是鲜红的血迹。

“混账东西,我没有付钱吗?我说要的是新鲜的胎儿,你拿这种玩意来糊弄本大爷?!”

“这……客人,小店可没有答应你说能准备新鲜的胎儿啊!”店员此时惊恐地道:“这里提供的是能够平替的食物……这可是今日从医院里新鲜送来的胎盘了,您若是不合口味,小店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滚!”

店员不说什么,连忙收拾地上的东西,急忙忙离开……等待店员离开之后,掩藏的男子方才从暗处走出。

他缓缓地靠近到了客房的门前……停下,仔细地分辨着什么。

“谁在外边,鬼鬼祟祟?”

房间之中,顿时传来了住客那尖锐且不悦的声音。

男人便压低了声音道:“里面的大爷,可是要新鲜的胎儿?”

房间里沉默半响,才传来了里面住客狐疑的声音:“你是干什么的?”

“在下就是一个小小的行脚商,卖点东西。”男人轻声说道:“尤其像是大爷你这种有特殊需求的。”

“原来是一个黑商!”里面的住客冷笑了一声,“你倒是挺会做生意的,都敢上门兜售,你就不怕碰到硬茬子吗?”

“没办法,世道不好。”男人叹了口气,“大爷如果没需要,在下离开便是……有缘再见。”

“等等。”里面的住客突然说道,随便便见房门猛然打开,“进来,你若有货在身上,好让我看看!”

男人飞快地走入了房间之中,顺便关上了门。

只见房间的屏风里,一道身影若影若现,那住客似乎正在泡浴当中……隔着袅袅的水蒸气,隐约能够看见屏风之上的身影,似有九头在晃动。

男人眯起了眼睛,“大爷,你想要的货,不好现场带来,需要你选定了之后,小的才好给你带。”

“那你来做什么!消遣我的?”

“现场的货当然是不好带来。”男人轻笑了声,“但这里有生成八字,相貌照片,可供选择。大爷若是看中了,一个时辰內必定送到您的手上,而且绝不出错,货真价实。”

便见屏风处,此时伸出了一只怪异的黑色的爪子,“名册拿来,让我看看。”

“欸!”男人献媚似的攧手攧脚走上前来,“好咧!”

说着,男子便飞快地在那爪子上放了一本薄薄的书册……爪子飞快地缩了回去,旋即便听见了里面家伙沉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屏风外的男子,此时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旋即口中猛然射出了一柄三寸小剑,瞬间刺穿了屏风…刺中了浴池之中的那道身影!

“你!!!”

既惊且怒!

但男子并没有停留,吐出了飞剑之后,马上便一挥衣袖,数十道的符篆旋即射出…符篆之上,雷光闪烁,一看就是高级的货色。

“神光雷霆咒!”屏风之中的住客顿时惊叫出声!

男人一言不发,双手结印,直接引爆这些高级的符篆——不料就在此时,突然一盆水迎面浇来,竟是直接将半空之中的几十张的符篆直接淋了个透彻!

这种高级符咒,不论是制造用的材料,还是里面封存的高阶道法,都十分的昂贵,又怎会是一盆水就能够浇灭……浇灭了!!

只见所有的符篆此时竟是瞬间失效,如同废纸般,直接坠落了下来!

男人不禁瞪大了眼睛。

“像是这种人多的闹市,还是不要玩这种易燃易爆的危险物比较好。”只见屏风里面,一道人影缓缓走出…手里,此时竟还捧着一个水盆!

男人瞳孔顿时收缩了一下,只因为走出来的人,赫然是……小洛SIR!

“华教习,我们约好的时间是子时,你来太早了。”小洛SIR此时微微一笑说道。

男人……华教习猛然转身,一声不吭,便想要破窗而出——不曾想此时有人比他更开,直接从墙外踢开了窗户闪身而来——第二刀皇!

“此路不通,华雪峰!”第二刀皇冷笑了声。

华教习二话不说往门口夺去,却见门外处,叶言此时正翘首以待,“晚上好,华教习,初次见面。”

华教习目光转动,似相当的镇定,他眯起了眼睛,转身过来,直视着小洛SIR,“洛大人,此为何意?”

“华教习,这又是何意。”小洛SIR反问说道。

华教习顿时冷哼一声,“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不错,我今晚提早过来,确实是为了早你们【南天门】一步,将姑获鸟妖族带走!可我这目的,也只是为了救治我的妻子!我保证,只要我夫人醒来,便马上将妖人送到你们【南天门】手中!但不知洛大人为何要设局骗我?”

此时,屏风里在看不见那【住客】的身影,未有小洛SIR一人而已,华教习哪还猜不出来?

“倒不是骗。”小洛SIR随意道:“今日【昆仑】确实来了一名【姑获鸟】的妖族,不过只是旁系,血脉相当的稀薄,而且还没有修至化形,此时已经送入了豹房看管。”

“那你!”华教习顿时怔了怔。

只见第二刀皇此时冷哼道:“华雪峰,我方才看你口吐飞剑,可不像是要把人带走,而像是直接杀人灭口吧?这几十张神光雷霆咒,可价值不菲啊……看来你平日在学宫之外私下授课,赚不少嘛。”

华教习默不作声,纯当没有听见。

第二刀皇此时走前一步,沉声道:“你不是自诩爱妻吗?十年间,甚至散尽家财,只为救人……可这【姑获鸟】兴许能救治你的妻子,你为何还要想要杀?”

“你猜。”华教习忽然一声轻笑,“如果你猜中了,我没准能够告诉你,杨子燕是怎么死的。”

“你说什么?”第二刀皇瞬间一怔。

就在这瞬间,华教习猛然冲向了地第二刀皇的位置。

第二刀皇顿时大怒,“找死!”

但普一交手的瞬间,华教习的身体竟是化作了一道诡异的黑影,瞬间从第二刀皇的身上穿透而出,随后直接潜入了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第二刀皇不禁猛然地甩了甩脑袋,意识竟是恍惚了几分……叶言连忙走了过来,伸手捏住了第二刀皇的手腕,渡让了一些灵力。

“感觉如何?”

“暂无大碍。”第二刀皇皱眉道:“大意了…可没想到这华雪峰的身法竟然如此的诡异,我竟从未见过!”

“这不是身法。”叶言沉吟道:“而是那一瞬间,我清楚看见,他突然变成了一道黑色的影子,你拳头打在他的身上,影子就直接散开。”

“黑影?”第二刀皇怔了怔,似想到了什么办法,沉吟道:“我记得当时在基地的时候,宋教习曾经说过,在废弃的祭坛之中,遇见过一神秘黑影……难不成?可惜,让这家伙逃掉了,下次想要抓,恐怕就不好说了。”

“放心吧,都安排好了。”叶言却忽然神秘一笑:“小洛已经早就在学宫的云峰之中找人埋伏好了,就等他回去了。”

第二刀皇惊讶地看向了小洛SIR:“你早就知道他能跑掉?”

“不啊。”小洛SIR摇摇头,“我只是做一个保险而已,能在这里抓住他自然是好的。不过我们也还是尽快前往学宫般。”

第二刀皇下意识道:“学宫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在没有证据之前,就能让你布置【南天门】的执法?”

“哦…不是我们的人。”小洛SIR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拜托了一个朋友而已…她学生挺多的,说就当作是实践课。”

“??”第二刀皇此时颇为的懵……萌?

“不过。”叶言却沉吟道:“你确定他一定会先逃回去学宫吗。”

“华夫人不还躺在药庐之中吗。”小洛SIR随意一笑,“我想,对方是不会轻易丢下华夫人的。”

……

……

联盟四大学府,稷下学宫独占鳌头已经好些年了——你说这学宫之中,有没有大佬?

肯定有,学宫宫主,那是能够拳打审判庭,脚踢阁老院,一声令下,就能够让【昆仑】各大学派都乖乖闭嘴的可怕存在——【剑圣】,曹秋道!

“我乃曹阿蛮!【剑圣】之孙!”此时,云峰之中,已经十五六的少年脚踏一柄绿玉飞剑,“华雪峰,速速就擒!这里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你逃不掉的!”

“就凭你?”

一道巨大的金刚大网之中,只见华教习此时身体已经被数十根的捆仙绳所束缚着,似乎已经难以动弹。

“冥顽不灵!”绿玉飞剑之上的少年此时一抬手臂,“春秋大剑…斩!”

说是大剑,却只是一道再正常不过的剑光落下而已,而且速度也并不快——可此时,在华教习的眼中,这道正常大小的剑光,竟然疯狂地暴涨,不多时已经化作了山峰般的巨大!

华教习知道,这完全是因为剑光上蕴含了【剑圣】剑势的缘故……而这一剑,他此刻的状态,很难毫发无损地抵挡下来!

剑光落下,华教习顿时如同破布般,重重地摔落在地上……金光大网之外,上百名的学宫学生此时同时操控捆仙绳,将他牢牢地再次束缚着。

此时,大网之外,缓缓地飘来了一口葫芦…葫芦上,赫然坐着一名老者——元斋!

“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这曹阿蛮,怕不是有【剑圣】的三分实力了,啧啧……”元斋此时抚摸着长须,呵呵笑道:“看来也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宋樱你把我喊来,看来是要白给工资了。”

“那就让阿蛮下来,换你上去。”宋教习淡然说道。

“……”元斋顿时哭笑不得道:“我都这把年纪了,让我口嗨一下都不许啊?”

宋教习此时却没有理会,只是抬头看着夜空。

只见夜色之下,【阿斯拉达】华光闪烁,车尾灯在长空之中拉出了一道虹光,随后再即将要冲过云峰山头的瞬间,【阿斯拉达】的侧翼上突然起了四轮风扇,硬生生地漂移拐了个弯,正好落在了云峰之中。

宋教习此时面无表情地直接走了过去。

只见【阿斯拉达】的车门打开,叶言坐在了副驾驶之上——第二刀皇则是坐在了原本狗都不坐的第二排上,半蹲半坐的模样……委委屈屈。

小洛SIR正要打个招呼,宋教习已经快人快语道:“华雪峰已经拿下了,不过我这次越过了学宫的内务府行动,如果你不能解释清楚,你需要帮我承担后果。”

“谢了。”小洛SIR微微一笑,“华夫人呢。”

“已经从药庐里送出来了。”宋教习道:“不过她身上并没有奇怪的地方。她确实一直醒不来,我从前也曾经研究过她的病情……也确实是还没有头绪。”

此时,只见学生群里,一道人影迅速地走出,跃了过来,正是老熟人之一的柳白。

“洛先生?”柳白此时还有些懵的模样,“难道今晚的这个突然行动,是你……”

“是你才对。”小洛SIR眨了眨眼睛道。

“关我什么事情?”柳白顿时怔了怔。

小洛SIR此时却走到了大网之外,看着里面被捆的不能动弹,满脸野兽般神色的华教习,左右地打量了几眼…他忽然道:“宋小姐,那样东西,你做好了吗。”

“给。”

便见宋教习此时飞快地抛出了一个瓶子到了小洛SIR的手中……众人此时好奇地看着这个竟然,似乎,貌似能够【驱使】学宫宋教习的男子。

但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小SIR身上的时候,却只有一人毫不关心这一切——那位【剑圣】之孙,他此时全副的目光,都只全部投注在了宋教习…身后的【阿斯拉达】之上。

曹阿蛮喃喃自语道:“好车!”

……

“又是你……”

一道怨愤,略带恶毒的声音,忽然自华教习的口中吐出。

只见小洛SIR此时将瓶子打开,随后稍稍地嗅了嗅味道,“最初,柳白告诉过我,【兰笼猪草】这种魔植,是华教习亲手培育的……那日我与刀皇拜访云峰的时候,却见华教习竟然被自己亲自培育的魔植所伤……”

金光阵网之中,华教习目光微凝,“那又如何?哼!魔植性情古怪,就算是我所培育,也不一定代表就能让它彻底驯服!当日魔植正好处在狂躁期而已!”

小洛SIR道:“柳兄,你也是云峰上的学生了…他说的是真的吗。”

“这……”便见柳白此时硬着头皮道:“确实是有狂躁期一说,不过我记得,【兰笼猪草】的狂躁期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几年,都是它的平缓期才对……”

“柳兄,你还记得药庐教室之中,那株少了一个花蕾的【变形草】标本吗。”小洛SIR忽然说道。

“【变形草】?”柳白怔了怔,苦思冥想了一下,回忆着当日的事情,才下意识地点点头,“好…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情,可…可与这有什么关系呢?”

小洛SIR没说话,只是将手中的瓶子抛开……抛入了金光针网之中,瓶子之中的药液瞬间滴落,直接滴在了华教习的眉心之中。

只见一缕缕黑烟,自华教习的额头上冒出。

随后,华教习的脸容,竟然开始扭曲,变形了起来!

一阵呲呲作响的声音过后,身上的浓烟散去,华教习已经改头换面,变成了另一幅的模样……

“【变形草】?”柳白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不成,宋教习给你瓶子里的是……洗形水?!他不是华教习!这是什么东西!”

洗涤过后,华教习的模样……此时他,竟然只是一道虚浮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