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安人并不认为他们能战胜皮城,他们只是想让皮城吃些苦头,不希望他们用看狗、看蝼蚁的眼光看着他们,他们只是想争取祖安的未来。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是时候撤退了,他们用血的代价杀死了不少执法官,如果继续在这里呆下去,那就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在前面的祖安人重新举起盾牌,掩护后面的人撤退,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咚咚咚!

执法官们拿着发射器,向天空放出炮弹。

轰!

炸弹在天空爆开,里面的弹片,向着毫无防备的人群打去,弹片打入他们的眼睛,他们的身体,惨叫一片,滚烫的弹片进入他们的体内,他们强忍着疼痛继续向后撤去。

鲜血渗出,一片片的衣服全是血红,眼睛被击中的人哀嚎着,被旁边的人搀扶着,眼前的祖安,对于他们现在似乎如此遥远,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范德尔看着跟随自己的人,如今只剩下零零散散旳几个人,心中十分沉重,他知道为祖安获得尊严确实需要流血。

但,伤亡太严重了,看着这些跟随自己的人,他们都为人父,为人子,心中的痛苦就越强烈。

执法官们,并不打算放过他们,依然攻击着,举着盾牌的人手不停的颤抖,嘴皮有些发白,盾牌也有明显裂开的迹象。

滴,系统任务发布,任务详细(拯救剩余的祖安人,按拯救的人头发放奖励)请宿主立即前往战场。

罗菲尔一阵无语,刚刚还不让插入剧情,现在系统又发病了?奖励?他根本不缺,在魔法大陆的时候,他完成任务获得的奖励数都数不过来。

心中想着,但他还是去了,因为他毕竟是个人,放着不管的话,说实话心里面还是有点难受。

心念一响,另一个法杖出现在他手中,布阵,桥的中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传送门,执法官们心中一紧,这是什么?这群底层渣子,还有后手?!

全部执法官进入高度戒备的状态,所有的枪都指向传送门,范德尔也看见了,心中陡然一紧,他以为这是皮城做的什么科技,想将他们斩尽杀绝。

发着白光的传送门中,走出一个白发白袍少年,外表清冷俊朗,在这宛如人间地狱的战场中,犹如一朵白莲花,十分耀眼。

呯!

一名执法官紧张的朝罗菲尔开了一枪。

刷!

一股金属与空气摩擦的刺耳声音响了出来,罗菲尔随意扫了一眼,子弹悬停在罗菲尔面前。

所有人都惊呆了,法师?要知道,他们最忌惮的就是魔法,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执法官的队长,他对那名开枪的执法官吼道。

“谁允许你开的枪?”表情十分愤怒的吼道。

那名开枪的执法官低着头,他知道他闯祸了

执法官领头人带着几名执法官,走到罗菲尔面前,他们看着罗菲尔不像本地人,忌惮的说道。

“这位法师,这是我们内部事,与外人无关”

“结束了。”

罗菲尔脸上毫无波澜,平静地说道。

“什么?”那名带头的发出疑问。

“我说!结束了!”那声音震的人心魂一颤,罗菲尔暗想这人是听不懂人话?声音还带着法术的波动。

黑默丁格坐在议会厅,一股不好的情绪涌上心来,这是?奥术的波动!黑墨丁格站起来,脸色十分不好。

执法官带头的也不是傻子,他忍住心里面那股怒火大声道

“战争结束,祖安叛贼已镇压,走!”

随后带着浩浩荡荡的执法官离开了桥上。

罗非尔叹了口气,心中直呼心累,法杖往地上一敲,一个大型法阵出现在桥的天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股能量,心中都是满满的惧意。

白光的法力如同暴雨倾泄在桥上,那些奄奄一息的执行官,祖安人,只要还剩一口气的都站了起来,那些断了气的就静静的在那里趴着,站起来的人喘着粗气,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他们精神十分恍惚,缓缓的走向自己的城中,范德尔此时已经傻在原地,这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帮我们?有什么目的?

“爸爸!”

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响起

范德尔和罗菲尔转头望去,是一个红发少女和一个蓝发少女,跪在一个尸体旁哭泣,是蔚和爆爆,爆爆紧紧的抱住蔚的脖子,蔚看着桥对岸,满眼都是恨意,眼睛已经通红。

“滴,任务成功,获得所有存活人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