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尔快点,爆炸快开始了。”

金克丝拽着罗菲尔的胳膊往运输区走去。

“金克丝,前面有执法官,我们进不去的。”

金克丝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前走着,罗菲尔无奈,只好动用法术将金克丝和自己隐身起来。

自从海克斯飞门建城以来,进化日就越来越盛大,各地贵族,商人们都愿意前来交易,投资。

但没人注意到,一辆走私船正缓缓靠近,带队的是一个皮肤较黑的强壮女人。

她左边的胳膊被换成了机械手臂,被斗篷挡着,看不清全貌。

这断掉的手臂是七年前那场爆炸造成的,万幸的是祖安已经有义手科技了。

船上的正是微光,能救人,能强化自身,也是毒品,沾染上的人身上多少都会出现点毛病。

塞微卡站在船头,神情有些严肃,她听希尔克说,最近有一伙叫野火帮的人,老是来捣乱,还有那个所谓的金克丝,那个范德尔的小鬼。

“大伙们都警惕一些,别又让那帮小崽子来搞乱,这单要是出事了,上头饶不了我,我也饶不了你们”

塞微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再次跟手下的人叮嘱到。

他们希望把微光出售到各个地区去,毕竟赚钱嘛,希尔克如今能站起来,不仅仅是靠他的领导力和智力,同时也靠着微光。

伴随着一阵响声,飞艇缓缓的进入港口,楼梯延伸到外面的平台,一位身穿制服的男人登上了这艘飞艇。

才刚上来,男人的脸色就有点不好,都是社会人呐,满身的纹身,掩盖不住的杀气,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好人。

再看一下这些运送的油桶,上面全是涂鸦,已经很明显了,走私,男人毕竟在这职位滚爬了那么多年,还不知道情况的话,就是真的傻。

男人稳了稳自己的心神。

“那个...给我货运清单。”

塞微卡将几张纸递了过去,接着又递上了满满一大袋钱币,微微一笑说到

“闹市区的朋友给您带个好。”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塞微卡,拿起手中的袋子掂量了一下,看看这个东西值不值得他冒这个险。

试了试重量,男人没有看货运清单上的内容,直接拿出印章就准备盖了上去。

“两位在干啥呢?”

金克丝的声音突然响起,语气中带着点天真的好奇。

塞微卡和那检查员都吓了一跳。

“谁在那里?!”

塞微卡环顾着四周,听到声音却没见到人,这是什么情况?

“滚出来,我劝你最好别装神弄鬼。”

哗!

一阵烟雾炸开,吸入鼻中十分呛人,待烟雾慢慢散去,金克丝缓缓从烟雾中走出,有些好奇的把头歪过来,歪过去。

“你是那晚范德尔的那个小鬼?!”

所有人都十分警惕,他们将武器对准金克丝,一群大汉围住一个小女孩,女孩的脸上满是轻松,大汉们冷汗都流了出来。

金克丝伸出双手,每根手指上都有一个炸弹,拉环扣在手指上,让人感觉有一种要掉下来的感觉,所有人不由得都是深呼一口气,腰间的砰砰枪仿佛准备随时要收取这些人的性命。

“先生们,最好不要乱动了,毕竟我怕我的手不稳”

金克丝挑逗的说到,满脸的笑容都写着疯狂。

这就是最近在皮城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通缉犯?这个小娃娃居然就是那个疯子,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居然让他们遇到了这瘟神。

罗菲尔靠在一旁,隐身没有解除,他看着金克丝周围的敌人,防止她出现什么意外。

金克丝玩的正高兴,一群带着面具的人踩着滑板从暗处缓缓出现。

那些带面具的人迅速移动到了走私飞艇的旁边,留下绿色的尾焰。

塞微卡顿时暗叫不好,又来了个麻烦。

“该死,是野火帮!”

嗡!

滑板快速移动着,冲进了飞艇内,野火帮的人投掷出了一种炸弹

砰!

炸弹爆开了,他并没有杀伤力,炸弹中裂开一种黄色的晶体,将塞微卡一群人完全包裹住,只留出了一个头。

为首的面具人跳下了滑板,看了看自己的秒表,吩咐着自己的同伴,将微光倒在地上。

“速度快,我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野火帮并没有人注意到一旁的金克丝,因为法术加成,不注意看的,是看不到的。

她刚刚听到塞微卡叫了声野火帮这词,还思考了半天是怎么回事,反应过来后悄悄的移动到为首带面具人的后面。

“嘿,你们是野火帮的吗?”

野火帮的为看的人神色一变,什么情况?他们还漏掉一个人?艾克迅速一个肘击往后打去。

金克丝反应也很快,挡住攻击往后退去。

金克丝举起手来,表情十分无辜,就像被欺负了一样。

“别紧张嘛,我想见一下你们的老大。”

面具下的艾克明显认出了眼前这人,是爆爆,那场爆炸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爆爆和蔚了。

此时,心中是一阵酸涩,爆爆在这艘船上,艾可自然而然就以为她为希尔克卖命,但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又感觉有点奇怪。

可她手中的那十个炸弹却十分显眼,以及腰上挂着的砰砰枪,使艾克十分警惕。

野火帮成员一把火放下去,微光中冒出了紫色的火焰,火焰将微光吞噬殆尽。

“老大,成了!

艾克最后看了金克丝几眼,有些复杂,摇了摇头,大喊一声。

“撤!”

说着便带着野火帮的人快速离开。

金克丝听到这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心中一喜,虽然声音完全变了,但毕竟是青梅竹马,还是听得出来的,他就是小不点。

叮。

在艾克刚出飞艇的时候,一个很小的球粘在的艾克的衣服上。

在没有任何人察觉上,那是跟踪器,十分微小,肉眼几乎看不到,这是金克丝最近的新发明。

(滴,系统提醒,金克丝在罗菲尔所有衣服身上,安装了不少于十个跟踪器,当然,罗菲尔完全不知道_(:3」∠?)_)

呜!呜!呜!

由于这里动静太大,触发了皮城的警报。

金克斯点燃了之前安装在飞艇上的炸药的引导线,一把抱住罗菲尔,兴奋得道

“快跑快跑,要炸了。”

船上那群人都是神色一变,他们现在动不了,咒骂着,求饶着。

罗菲尔没理会这些人,心念一动,带着金克丝传送到了不远处。

远处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今天本该欢呼的日子,因为这声炸响,又让皮城居民们再一次的陷入了恐慌,议员们更是头疼,这不是第一次了。

“呼,真刺激,我还想再来一次。”

罗菲尔看着她还想搞事情的样子,像小猫一样一手将她拎起来,金克丝用鲜嫩的小手锤打着他的身体。

“放开我,放开我。”

“别闹,玩也玩够了,回家休息。”

金克丝突然急了,奋力挣扎着,但并没有什么用。

“不要,不要,回去无聊死了。”

罗菲尔并没有在意,依然揪着她往回走去,金克丝怨恨的小眼神一直盯着他,仿佛在说着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