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点亮这个,我就会找到你

祖安街道上,三个人走在一起,四处逛着。

“噢,小不点你知道吗?那个傻大个的下巴都被我打歪了。”

“那傻子应该在心里面咒骂了你100遍吧。”

蔚和艾克闲聊着,凯特琳只是跟着旁边默默的听着,时不时观察着祖安的四周。

虽然祖安表面上看起来发展良好,但路过一些小巷子的时候,她可以看见里面一群骨瘦如柴的人,他们乞求着过路的人们给他们施舍。

有的人因为染上微光,身体开始长出奇怪的东西,如果不是看见那群人的肚子轻微起伏着,说他是一具尸体,也不为过。

凯特琳看着这些人,心中为那些人感到惋惜,这里和上层一比,应该说简直比不了。

“小不点,那个,你有爆爆的信息吗?拜托了,我必须找到她。”

蔚话题一转,十分严肃的说道。

“放心吧,她在老师那,不会有事的。”

“你说的老师是菲尔吗?”

蔚在监狱的时候就以为罗菲尔已经离开了祖安,毕竟那么混乱的地方,他想过平静的生活,只有离开。

没想到,他不仅留下了,还帮忙照顾了爆爆,得好好感谢他。

“那他们现在的地址是哪?快带我去”

艾克还没回话,就看见远处有一道蓝色的烟光缓缓升起。

蔚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远处那道烟光,忽然想起了什么,没跟其他人打招呼,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艾克和凯特琳见此情景也跟了上去。

此时的另一边,祖安最高处。

金克丝站在此处,内心十分紧张,她将拉响的烟光棒举得高高的,曾经的画面一一想起

蔚曾经和她说过。

“只要你拉响它,无论在哪里,我都会看到,我都会赶过去,绝对!”

画面又转到那一天,她害死了麦罗、克莱格和范德尔,蔚崩溃的给了自己一拳。

这一刻,曾经的美好,曾经的过往,曾经的家人,一次次的在她脑中回想起。

“她...真的会回来吗?她还会接受现在的自己吗?”

金克丝自言自语着,心中的失落缓缓升起。

此时蔚,正在向金克斯那的位置一路狂奔着。

不知什么东西绊到了她,蔚整个人狠狠地摔在地上,双手被地面擦出了血,腿也崴了,但她像是没感觉一样,依然往前冲着。

几分钟后,金克丝手中的烟光棒,缓缓失去了光泽,它耗尽了,她的姐姐还没有来。

金克丝垂下头,湿润的眼中满是失落,嘴里小声的说着。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她使劲的捏住手中的那个耗尽的烟光棒,恨不得把它捏碎。

“爆爆?”

听到熟悉的声音,金克丝愣住了,她听到有人在叫她,那声音她无比的熟悉,她将头转过去,看着一瘸一拐的蔚努力的向自己跑来。

“蔚....真的是你吗?”

金克丝嘴中缓缓吐出自己姐姐的名字,蔚冲上去抱住金克丝,带着哭腔的说道。

“是我,爆爆,我是蔚,你的姐姐,我回来了。”

“对不起,爆爆,我不应该打你的,我很想来找你,我发誓,但是..我被抓了。”

“被马可斯?”

“这不重要,但是我没想到居然还能再见到你。”

金克丝也紧紧的抱住蔚,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放声大哭着,她说着爆炸那天好吓人,说着这几年有多想蔚,一直在等她回来。

蔚紧紧抱住自己的妹妹,这一刻她甚至感觉这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她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她害怕第二天醒来又回到了牢狱。

此时的艾克和凯特琳也及时赶到,艾克看了这番场景,捏了捏鼻子,静静地站在一旁。

凯特琳不看场合的说了一句。

“你的妹妹..就是金克丝?"

金克丝听见这话愣了一下,她往出声的地方看去,一身蓝色制服十分显眼,金克丝推开蔚,拿出手枪对准凯特琳。

“她是谁?你难道是找执法官来抓我的吗?”

“不,爆爆,别激动,我可以解释。”蔚有些激动的说道。

此时的金克丝有些紧张,毕竟她是一个脑补怪,想很多事也很正常,听了蔚的话,紧张的情绪依然没有削减。

蔚按住了金克丝的手,碰着她的胳膊冷静的说道。

“我不会让你被抓走的,谁来了都不行,我也永远不会再将你扔下。”

“那你身旁为什么会有一个执法官?”金克丝声音带着颤抖的说道。

艾克看状况不对劲出了声“她可是你姐姐的英雄,就是这货将你姐姐从监狱里带出来的。”

金克丝听见这话,再看看点了点头的蔚,刚刚强烈的呼吸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凯特琳有点摸不着头脑,她说错什么话了?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激动?

“你就是金克丝吧,你得把海克斯水晶还我,让我带回去。”

金克丝从口袋中拿出了发着蓝光的海克斯水晶,轻哼一声。

“你说这个?我凭什么要还给你?”

“你不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你这样弄,只会让皮城和祖安之间越来越僵持。”

“行了,小蛋糕,这些事下次再说,好吗?”蔚牵着金克丝的手,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凯特琳看见这情况,也只好沉住了声,现在好像并不是询问这件事的时候。

金克斯此时并没有在意凯特琳,她的心思全放在姐姐的身上。

“姐姐,我们去菲尔那吧,那边现在是我住的地方!”

“嘿,为什么不去野火帮?我那儿的环境那么好。”艾克假装不满的说道

金克丝向艾克比出了一个鬼脸,随后拽着蔚就往回走,艾克见状也跟上,蔚回头看了凯特琳一眼。

“走吧,小蛋糕,那件事以后再说,这几天就这样吧。”

凯特琳揉了揉太阳穴,心中有很多想说的话,但看着两姐妹团聚,心里还是为他们感到高兴的,点了点头,跟着三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