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你不配!(求订阅)

陈恭的话,让寿伟翔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智障!

他算是发现了,陈恭这厮是真的狗啊,他真的不是在吹牛逼,他是真的加入了课题组!

可偏偏……

这厮竟然隐瞒了这么久,枉他当初还心疼了这混蛋三秒钟了。

而且,看着陈恭这样子,和实验室的主任齐主任一起吃饭,而且是对方主动招待。

任红丽也笑吟吟的和陈恭聊天,没有丝毫架子。

这哪儿是一般学生能有的待遇?

来之前,他们不是没有打听过实验室的事情。

实验室可不是一个听起来的学术圣地!

恰恰相反,实验室内的等级更加直接。

那些硕博的师姐师兄,相当于职场的上司。

而那些在职的实验员、老师,相当于硕博的上司。

实验员之上,有组长,他们一般都是小实验室内的领导,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中级实验员。

再往上,可就是学校的那些专家教授主任研究员了。

这些人有课题,负责一两个,或者更多的实验室,厉害的甚至可以拥有一层实验室。

他们就如同一个公司的经理,分管下面各个部门。

再往上!

则是整个实验楼的副主任、主任,他们才是实验室的顶级生态链,相当于总公司的领导。

而杨广业,作为基础医学院的副院长,更是生态链的顶端的存在,属于公司老总。

在来之前,培训老师张巧玲就告诉大家,去了以后,少说多做,眼力活泛一些,因为你所接触的这些老师,很可能都是副教授教授级别,是硕士生导师。

若是被导师看中了,你的学术生涯,会方便很快。

能加入实验室,对于大多数学生而言,已经是一件机会难得的事情了。

寿伟翔他们可是从很多人之中争取到的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

而且这还还是因为他们是“实验班”,带来的特殊待遇。

不知道同年级多少人对于他们五人是羡慕至极!

可以说,他们五个人就是他们这一届,最靓的仔!

能在大二就加入实验室,更是机会绝好!

寿伟翔加入之后,他父母甚至高兴的给他打了两万块钱,让他平素大方点,请那些师兄师姐老师们吃个饭什么的。

而……寿伟翔的确有点小膨胀。

可当他来到实验室之后,却惊讶的看到陈恭和实验室顶端存在谈笑风生,一起吃饭,可谓是谈笑有鸿儒,这让他整个人的价值观直接炸裂了!

这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刚刚装完逼,现在……就被陈恭“奴役”了!

寿伟翔一时间不知道是哭还是应该笑!

毕竟,他算是他们这一届五个人里面,最先被“老师”挑中选走的。

可偏偏,选中他的是……陈恭,自己的干儿子!

自己给自己儿子当孙子?

呸!

这他妈什么逻辑啊!

可是……

寿伟翔偏偏还不敢反驳。

毕竟,实验室大佬正在这里坐着,和陈恭准备一起吃饭。

寿伟翔欲哭无泪。

只能委屈巴巴的叫一声“陈老师。”

寿伟翔还好!

毕竟,在他眼里,全班最让他服气,关系最好的,也就是陈恭了。

虽然这儿子把自己当孙子,可……又能如何呢?

谁他妈让自己显摆呢!

宋洪文站在那里,看着陈恭这般姿态,也是有些惊讶。

说实话……

他有些精致利己主义,家里有些背景和资源,来到学校以后,也是左右逢迎,很快就在学生部的学习部里有了一定的声望。

而这一次,加入实验室,宋洪文真的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甚至……他觉得,自己不比陈恭差了。

生化课题组的优越性,更是让他多了很多的底气和自信,让他觉得陈恭也就那样。

至于寿伟翔,宋洪文并没有把他当成对手,或许寿伟翔有些天赋,但是……他毕业终究是要离开山河省的,所以两个人本质上是无法形成竞争关系的。

再加上寿伟翔做事三分热度,宋洪文并不觉得他可以超过自己。

陈恭却不一样,他一直都是宿舍里,高悬宋洪文头顶的人,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超过对方了,可现在……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陈恭可以不用参加考试了。

因为……人家已经在实验室了,甚至还打开了一番局面。

宋洪文一时间,内心多了几分酸涩和不甘心。

他觉得,自己不比宿舍任何人差。

可现实告诉他,陈恭还是他不可超越的存在。

所以,他内心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而且……当陈恭选择寿伟翔的时候,宋洪文再次内心失落了几分。

虽然他不想寄人篱下,给陈恭当下手,但是……看见陈恭没有挑选自己,内心同样也不怎么舒服。

这就是他和寿伟翔的区别!

寿伟翔想的是,自己儿子让自己当孙子,这面子的事情。

但是,看着陈恭牛逼,寿伟翔却感觉:我曹,我兄弟牛逼,然后跟着陈恭装逼也挺好,甚至很开心。

一个宿舍的,尚且如此,有这么多心思。

更别提其他人了!

相比寿伟翔的又气又喜,宋洪文的三分无奈七分嫉妒,陶胜男则是整个人十二分的震惊!

她是真的被陈恭的出现吓了一跳。

之前看见课题组名单,她真的以为是一个巧合。

但是,现在她发现并非如此。

而且……

惊诧之余,她忽然意识到……陈恭已经加入了课题组,而不是实验室。

这意味着陈恭已经领先了他们好多步了。

要知道,这个大型国自然基金生化课题,闹得是沸沸扬扬,很多老师都无法加入进来,而陈恭却能安稳的加入。

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显然不可能!

陈恭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些疑惑,让陶胜男好奇无比,陈恭的身上,神秘的色彩,太多太多了!

陶胜男甚至根本看不清对方。

不过,这几人里,最为懵逼的,要数吴天杰了!

原本吴天杰真的以为自己弯道超车了!

甚至以为陈恭从此不再是自己的对手。

可是!

谁能想到,他一来实验室,就被陈恭给彻头彻尾的上了一课,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大佬。

这一点,也不夸张!

齐欢虽然对谁也是客客气气的,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的架子。

但是!

其实并非如此。

很多人看起来十分随和,并非真正的就没有架子。

恰恰相反,这些人的心理距离,其实是明显的。

齐欢可以和陈恭坐下来一起吃饭聊天,那是因为他认可了陈恭的实力和能力!

齐欢能在四十出头,就成为高级实验专员,拥有五级实验员的认证,岂是一般人?

他绝对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主!

可是,他在成功这里,发现这个年轻小伙子的身上,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能力。

这也才是齐欢真正想要拉近距离的原因所在。

甚至……

可以这么说,齐欢是实验室极少数知道课题真正底细的人。

而今天,陈恭恰巧修好了均质仪,让齐欢有了一个借口和理由。

任红丽笑了笑:“你们都是年轻人,有时间可以找陈老师多聊一聊。”

说完,任红丽笑了笑,和齐欢以及陈恭打了个招呼之后,起身就离开了。

留下众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并没有说话。

吴天杰此时身上的荣誉和骄傲,在看到陈恭这一刻,俨然变得失落很多。

……

任红丽离开之后,五人对视一眼,对着齐欢和陈恭打了个招呼,也匆匆离去了。

“齐主任,陈老师……再见!”

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这个陈老师,却是不得不叫。

齐欢也没有留下众人的意思,笑吟吟的摆了摆手:“嗯,再见!”

“空余时间多来实验室转转,多学一点东西。”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办公室也安静了下来。

齐欢忽然笑着看向陈恭:

“小陈,伱那篇论文,我看了。”

“真的是大受启发。”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对于三羧基循环,对于生化,就能有如此的认知。”

“若是没有你,杨院长和我根本无法全面设计出来这个课题。”

“呵呵……”

齐欢虽然很胖,但是那一双眼睛里,却有着一种精明和智慧。

陈恭愣了一下:“齐主任,您知道啊?”

齐欢微微一笑:“当然知道了,而且……我的老师,就是首都生化研究所的。”

“所以,我想不知道都难!”

“你那篇文章,下一个月才能见刊。”

“不过这样也好,晚一点,我们这课题也能尽早撑起来。”

“你啊,可是课题组的大功臣,按理说,一般课题发起人的课题组排序都比较靠前。”

“不过,你现在的实力,太过于靠前,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这段时间,正好跟着我多学一点生化与分子生物学的技术。”

“我希望,这课题可以成就你!”

陈恭顿时眼神一亮:“多谢齐主任。”

“我明白,您和杨院长的意思。”

“我并没有着急。”

齐欢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杨院长让你低调,但是……我今天和你说的,却不一样。”

“实验室,我的确是主任,但却不是我一个说了算。”

“每个专家教授,都有自己的团队,我们其实没有太多的关系,大多数是合作,没有权属关系。”

“这就意味着,你想要在这里立足,单靠我们之前给你树立的徐通教授联络员的身份,是不够的。”

“你需要用自己的实力,来给自己争取话语权。”

“你明白吧?”

陈恭闻声,若有所思。

他对实验室的了解还真的不是很多。

齐欢笑了笑:“实验室就是一个职场,别说你了,还有人不服我呢。”

“若不是我的技术过硬,他们还真的想要拿捏一下我。”

“毕竟,校领导是大于院领导的。”

“你要想在这里站得住跟脚,一定要有一样拿得出手,别人无法取代,甚至还要有求于你的能力!”

“这才是你的立身之本!”

“课题经费是有限的,你若是没有足够实力,争取不到自己的资源。”

“我和杨院长可以帮你一次两次。”

“但是……长久下去,也容易被人诟病,说破坏团结。”

“今天恰巧坐在一起了,我就和你好好聊一聊这件事儿。”

陈恭听完,点了点头。

他又何尝不知道职场的险恶呢?

要不然……

父亲能背上学术造假的骂名吗?

……

……

寿伟翔几人坐在食堂二楼,用饭票买的饭。

只是……

这一次大家吃的一点味道没有。

寿伟翔是越想越气,越气还越想,想来想去,自己竟然气笑了。

“太他妈丢人了!”

“这蠢儿子,也太恶心了!”

“竟然让我给他做学生,草……”

陶胜男抿嘴一笑:“装逼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让你嘚瑟!”

“现在看到真正的大手子了吧?”

寿伟翔嘿嘿一笑:“这不是正好嘛!”

“我们在实验室也有靠山了,对不,老宋!”

宋洪文显然有些心不在焉,闻声只是笑着含糊的回了句:“是啊!”

陶胜男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说实话,要是陈恭真的去参加考核,说不定我就落选了。”

这一次,陶胜男的分数是第五。

恰巧陈恭没有参加。

而宋洪文说了句:“其实,班长,你也不用妄自菲薄。”

“老陈是厉害,是有本事,但是……不一定生化就能考过你啊!”

“老陈的过人之处,显然不在于这一次的考核。”

寿伟翔微微一笑:“今晚有好吃的了!”

“中午回去,必须好好敲诈他一顿。”

“要不然,难以熄灭我内心的火气!”

顿时,众人都笑了起来。

吴天杰其实并不羡慕寿伟翔,虽然他很羡慕陈恭,甚至有些嫉妒,但是……

对于寿伟翔找陈恭做老师,在他眼里显然是一件幼稚的事情。

毕竟……

虽然陈恭的确是厉害!

可是他能比实验室的那些老师厉害?

人家的实验经验多丰富?论文发表了多少?掌握多少生化实验技术?

陈恭掌握了多少?

找他做老师,能学到多少东西?

别看起来挺厉害的,其实……在他看来,多少有些自娱自乐。

甚至觉得寿伟翔浪费了自己的机会。

吴天杰现在已经开始联系实验室的一个中级实验员,希望对方可以带带自己。

虽然起步晚了一点,但是吴天杰还是相信自己可以弯道超车的!

……

陈恭加入实验室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在班级里传播开来。

宋洪文不想说,吴天杰自然不会主动宣扬一个比自己厉害的人,贾慧向来内向。

而寿伟翔可不希望拜师“儿子”的事情被人知晓,自然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

毕竟……他寿某人怎么说在这一届学生里,也是有头有脸的。

不过,班里面没有传出去,并不代表宿舍里众人不知道。

当天晚上,寿伟翔拉着陈恭去吃火锅,一个人吃了三盘毛肚,四盘牛肉,势必要吃回来。

一群人笑着说道:“兽兽,你这是不把陈老师吃穷了,不痛快啊!”

寿伟翔咧嘴一笑:“草,给这儿子卖身契都签了,还不得请我吃顿好的啊!”

几人闻声,顿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但是,临到陈恭去买单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结账了。

陈恭回去看着寿伟翔要说话,但却见他笑了笑,拍了拍陈恭后背,没有吭声。

在他心里,请客和买单是两回事。

让陈恭请客,而且故意点了很多菜,是寿伟翔觉得陈恭不知不觉位置高了,他害怕兄弟感情变质。

可是……他买单,却也是因为他们是兄弟,他觉得老陈家境一般。

陈恭看了一眼寿伟翔,笑了笑,碰了杯酒,没有说话。

他能看不出寿伟翔那点小心思?

不过,也无所谓。

……

接下来的日子里,寿伟翔五个人,也逐渐开始适应了实验室的工作。

除了寿伟翔之外,其他几个人也陆陆续续分到了一些老师的团队里。

要么帮忙做一些其他的小实验,要么带着学习一些基础技能。

可是,他们毕竟资历太浅了,也没有什么实力,所以大多数的时候,就是跑跑腿,打打杂,收拾收拾实验室什么的……

宋洪文跟了一个511实验室的博士,对方今年博三,马上毕业,留校的可能性不小。

这让宋洪文开心不少!

毕竟……跟着博士,肯定要比跟着陈恭能学到东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实验室内陈恭可以带学生。

但是……宋洪文眼里,陈恭和这些老师的差距,还是十分明显的。

慢慢的,实验室的工作,也逐渐凸显出来。

大家每天成了跑腿打杂买饭的。

生化实验因为存在技术门槛,所以很多时候帮不上太多忙。

如此一来……

而寿伟翔这边反倒是成了几个人之间最爽的!

每天跟着陈恭在一起,吃香喝辣算不上,但是基本上没有人使唤寿伟翔跑腿。

陈恭也没有使唤寿伟翔的习惯。

甚至每天一旦有实验,就教寿伟翔做。

于是,寿伟翔反倒是成了他们几个里,最先掌握一项实验技能。

甚至,因为陈恭有实验楼的钥匙,趁着晚上大家下了班,还带着寿伟翔拆了几次仪器。

这让寿伟翔直呼内行!

不过……渐渐地,陈恭发现,寿伟翔似乎在修理器械方面的天赋,要超过学习做实验的天赋。

当陈恭教他离心机最常见的一些毛病,以及如何修理之后,寿伟翔就已经可以上手尝试了。

这让陈恭有些震惊。

寿伟翔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天赋,兴奋不已。

不过……

并非每一个人都和陈恭一样好相处。

陶胜男加入实验组以后,很快就遇到了问题。

她被针对了!

陶胜男的性格很豪爽,有着川妹子的直率,性格大大咧咧的,按理说和人很容易打成一片。

但是不巧的事情,就在这里。

就是因为陶胜男善于交际,乐观的性格,让一个实验室的一个硕士学姐看她很不爽。

这位学姐是生化教研室组长王凯的研究生,原本王教授计划徐通主任来了以后,让对方跟着一起去接待的,可陶胜男长得漂亮,为人大方,做事儿周全细心。

自然很快就让王凯十分欣赏,于是就让陶胜男去接待。

如此一来,陶胜男自然而然的得罪了庞文婷。

本来,庞文婷在王凯师门里面,长得挺漂亮的,结果陶胜男的出现,一下子就压了一头对方。

于是……

陶胜男在实验室,很自然的被针对了。

平时王凯不去实验室,除了有一些试验进度或者一些特殊事情,基本上实验室的事情是他的组员在负责。

而实验室还有他的几个硕士研究生,庞文婷今年研二,也是学姐级别,在实验室自然是有话语权。

于是……

陶胜男接下来的日子,自然不好过!

“小陶,大家准备开个讨论会,你去食堂给大家买个饭,回来给你钱。”庞文婷随手指挥道。

陶胜男闻声,自然是憋屈的很。

可是,她寻思,自己是新人,去就去吧,吃点亏无所谓。

偏偏,一来二去的,这两天庞文婷一到饭点就讨论,而且把陶胜男支走。

嘴上说的回来给他钱或者饭票,可从来没有给过。

一次两次还好!

结果,第二天,还是如此。

陶胜男原本想要忍了,觉得自己初来乍到,请大家吃个饭也无所谓。

可是……

渐渐地,陶胜男意识到了事情不对。

于是,第二天。

同样是十一点半的时候,庞文婷又打着讨论的名头,不给陶胜男钱,让去买饭。

陶胜男忍不住了!

不过,陶胜男绝对是有个有勇有谋的人,她还是去了。

只是,回来的时候,给大家都带了饭,唯独没有给庞文婷带。

这一下子,庞文婷怒了。

“我的饭呢?”

陶胜男顿时微微一笑:

“哦,我故意的。”

“学姐!”

“每次吃饭,都让我去买,每次实验讨论,都放在饭点。”

“我新来的,这个无所谓……给大家跑跑腿也正常。”

“可是,您这饭票一次没有给过我,这是不是不合适啊?”

“我请大家吃饭,无所谓,可是有些人喂不熟,我也没必要喂了。”

“我就是喂了狗,也知道给我摇摇尾巴。”

“不像某些人,小肚鸡肠,还不如狗。”

这一番话说出口,庞文婷的脸色顿时青一阵紫一阵。

当下就火了!

“好!”

“呵呵,现在的学弟学妹,可真的有脾气。”

“行,很好,你不用给我买了。”

庞文婷自然是被气坏了,不过,却也不能直接发火。

只是……

针对却变得更多了。

“那个,大家停一下手,咱们来看分析一下这个实验记录。”庞文婷这边拍了拍手,招呼几个同门和学弟学妹过来。

“对了,小陶,你出去给收拾一下仪器,我们一会儿需要用。”

陶胜男闻声,脸色十分难看!

可庞文婷的针对,却非但没有少,反而变本加厉。

做实验的时候,让陶胜男到一边去,不要影响大家。

讨论的时候,支走陶胜男,不让她听到。

陶胜男想要看实验记录,被对方拿走,说需要进行统计。

而陶胜男准备学习一旁另外一名师兄做实验,却被庞文婷直接支走,让他去分析数据。

分析数据陶胜男哪儿会啊?

她还没学过呢!

可是……

庞文婷不管,反倒是阴阳怪气的笑着在实验室说了句:

“现在,什么人都能来实验室了。”

“实验实验不会做。”

“记录记录不会写。”

“让做个数据分析,就连SPSS软件都不会用。”

“啥也不会,来实验室干啥啊?”

庞文婷这张嘴,让陶胜男不止一次想要撕碎。

可毕竟对方是学姐,陶胜男自知理亏,的确自己会的不多,所以也没计较。

而临近五点多的时候,王凯来了一趟。

找到陶胜男之后,笑着说道:“小陶,你明天稍微画个淡妆吧,也算是咱们实验室的颜值担当,呵呵呵……”

“明天下午开完会,我和杨院长,要陪着徐教授去附近的景点转一转。”

“你到时候,跟着一起吧,我听杨丽说,你之前带着班里同学参观的时候,充当过导游。”

“没想到你还是这个方面的人才。”

“明天下午就得麻烦你了。”

陶胜男一听这话,顿时笑着说道:“好的,王教授。”

王凯微微一笑,点头离开了。

只是,没想到,王凯离开之后,庞文婷站在一旁,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当天下午会议结束的时候,做实验的时候,心不在焉,而陶胜男在清理桌面,庞文婷一不小心,差点把移液枪给摔到地上。

这可是王凯的心头宝贝!

艾本德的移液枪,价格不便宜,一套一万多块钱,这一支移液枪也有将近两千多。

顿时!

庞文婷脸色难看极了。

“你在这儿干啥?!”

“你这人怎么笨手笨脚的。”

“哎呦,我真的服气了。”

“现在什么人都能来实验室了吗?”

“现在好了,移液枪差点坏了。”

庞文婷捡起移液枪连忙检查起来,实验室其他学长学姐也是有些紧张的看着两人。

这东西要是坏了,王教授肯定要责怪他们的。

陶胜男本就不是软柿子。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针对,也是怒了。

“你这人有毛病啊?”

“到底是谁摔的?”

“我在这里清理桌面,你难道走路不看人吗?”

“什么东西啊?”

庞文婷也没想到陶胜男会直接骂人,顿时脸色一变:“好!”

“呵呵!”

“真的是厉害!”

“干啥啥不行,骂人倒是可以。”

“你的行为我会如实和王教授汇报。”

陶胜男直接把抹布扔到了庞文婷身上:“爱谁谁!”

“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是我摔的。”

陶胜男起身脱掉白大褂就准备离开。

而一旁的庞文婷冷哼一声:

“做错了事情还不承认,真以为自己是公主啊。”

“可惜,这里是实验室,不是KTV。”

“再说了……”

“谁知道某些人是怎么来的呢,就这实力,还能来实验室?”

“能力不大,脾气不小,盘外招可真多。”

“伺候不起!”

这一番阴阳怪气,甚至有些夹枪带棒的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的话。

顿时陶胜男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庞文婷身边,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

“呸!”

“鬼迷日眼地,麻卖批,碰见你这果杂瘟神,算老娘倒霉!”

“说话注意点!”

陶胜男十分果断,打完就走。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把周围众人都看傻眼了。

而庞文婷被这一巴掌也打的懵了。

她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这大二的学生敢动手!

陶胜男去更衣室换衣服。

而庞文婷哭哭啼啼的找到了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刘志。

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要说还得是陶胜男这一巴掌打的力度惊人,留下了四个指头印。

所以,庞文婷这一番话,自然可信度极高。

刘志闻声,出来以后,看见陶胜男就要离开。

直接皱眉问了句:

“陶胜男,你过来一下。”

“好好的实验室,你怎么搞的?”

陶胜男看着在一旁哭哭啼啼的庞文婷,顿时冷笑一声:“是她先骂人的。”

刘志:“骂人也不能随便动手啊?”

“还有,这实验室的器械都很贵,摔到地上,学姐说你几句不应该吗?”

“你是新人,来了以后,低调谦虚一点。”

“和大家处好关系。”

陶胜男摇了摇头:“刘老师,是庞文婷针对我。”

刘志一听这话,顿时哭笑不得:“你有什么可针对的呀,你才几天。”

“你这孩子,不要一天天的这么多心思。”

“行了,你道个歉,就算了。”

陶胜男显然看出来了,刘志是在拉偏架,索性摇了摇头:“我肯定是不会给她道歉的。”

“要道歉,也是她道歉。”

“再说了,刘老师,我觉得您这样出来就骂我,倒不如看看监控是怎么回事。”

“移液枪是谁摔的。”

“抱歉,我要走了。”

刘志见陶胜男一点面子不给,顿时也感觉被落了面子。

顿时皱眉说道:

“你要是这个态度,明天就不用来了!”

“我给你们调解,你瞧瞧你这什么态度啊!”

“你年纪轻轻,怎么这么大的火气?现在的孩子怎么了?”

陶胜男听见这话,也是身躯一震。

她没想到,自己刚来,就要被赶走了……

要知道……

为了来实验室,自己做了多少努力?

当她得知入选之后,有多开心。

她兴奋的告诉父母,自己很优秀,自己做到了……他父母同样是开心坏了。

可现在……

自己却要被赶走了?!

陶胜男此时此刻,站在原地,忽然感觉屈辱无比。

她真的不想被赶走。

但是!

她又真的不想给她道歉!

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被针对!

刘志站在一旁,也不着急,他是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很清楚这一切代表的是什么。

也很清楚实验室对很多学生而言,是多么难能可贵的机会。

而庞文婷站在一旁,假模假样,但是内心却开心极了。

她最想把对方赶走了。

……

这边的争执声音很快吸引了楼道里众人的注意力。

不少人走出来观望。

而寿伟翔此时在房间里和陈恭坐在一起喝奶茶。

不得不说,寿伟翔在拉拢人心方面,是有一手的,这几天时不时的给各位学姐学长或者老师们订奶茶和咖啡。

而且有陈恭的面子在,大家对寿伟翔也十分客气。

陈恭现在基本上就在501、502和503几个实验室。

这几个都是齐欢的嫡系,里面有他的硕博研究生,还有一些实验员。

整个氛围很不错。

一个老师忍不住问了句:“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时候,忽然一个学生走了进来。

“小寿,好像是你们一块来的,那个学生,被刘志刘老师骂哭了。”

听见这话,寿伟翔和陈恭对视一眼,连忙走了出去。

他们也不知道是谁。

出来以后,寿伟翔就看见陶胜男站在楼道里,低着头,眼睛有些泛红,整个人站在那里,身影单薄。

一瞬间,寿伟翔顿时气血一阵翻涌,头脑一热,急匆匆的就走了过去。

陈恭见状,连忙一把拉住寿伟翔,他可是太了解这兄弟了。

大一一起去网吧的时候,就不小心和人打过架,本身就是体育部的,也很少吃亏。

陈恭担心他冲动,连忙说道:

“冷静一点!”

“看看什么事情再说。”

寿伟翔鼻息粗犷,神情有些激动:“男男哭了!”

“草!”

“怎么回事,老陈,这事儿你别管我,和你没有关系。”

陈恭见状,一把拽住他:“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先看什么事情再说。”

说话间,陈恭带着寿伟翔就走了过去。

“刘老师,怎么了这是?”

“有什么事情到里面说。”

刘志看了一眼陈恭,没有回去,而是说了句: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好管了。”

“这小陶,刚来几天,就把人家王老师的硕士研究生打了。”

“你瞧,这脸红的。”

听见这话,陈恭和寿伟翔对视一眼,对方也是冷静了下来。

好家伙……这是……主动出击啊!

没吃亏就行……

寿伟翔可管不了那么多,更不说谁对谁错,他这人,没有原则,更没立场,只有心里向着谁。

“小陶,你给你学姐道个歉,这个事情就算了。”

陶胜男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

“不用了!”

“我没做错,凭什么道歉。”

刘志皱眉:“你在这样,就走吧,明天不用来实验室了!”

陶胜男直接内心一横:“不来就不来!”

“谁稀罕啊!”

“她骂人侮辱人就有理,是吗?”

“我来了以后,天天什么实验也不会让我碰,什么的东西也不教,她有什么资格做学姐?”

“她欺负我就可以,侮辱我就可以,我做出回应就要被开除?”

“什么东西!”

陶胜男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而陈恭和寿伟翔自然也听出来了这里面有故事。

陈恭皱眉,说了句:“刘老师,有什么事情,调查清楚再说吧。”

“再说了,人家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打杂的。”

“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吧。”

刘志看了一眼陈恭,皱眉说了句:“我心里有数。”

陈恭直接对着陶胜男说了句:

“刘老师,这学生来实验室是学校安排的,你这边也没有开除人的权利吧?”

“不过……我现在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对谁错,我觉得搞清楚了再说吧。”

说话间,陈恭直接说道:“去会议室,看看监控。”

听见成功的话,刘志顿时感觉不被尊重了。

虽然陈恭的身份他了解。

但是……不就是一个学生嘛?!

真的以为自己是老师了!

刘志冷哼一声:“我有权利决定我们实验室的事情。”

“而且,对于不遵守实验室规章制度,破坏实验室团结的人,我觉得我做的没错!”

陈恭微微一笑:

“嗯,好!”

“那正好,我那边也缺人。”

“陶胜男,你明天直接去502实验室,不用来这里了。”

陈恭的话,让刘志顿时皱眉,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有什么权利决定?”

而此时,陈恭直接没有理会对方,而是对着庞文婷说道:“庞文婷,你也来一趟会议室,我们核对一下监控。”

庞文婷顿时拉下脸:“我不舒服,就不去了。”

陈恭此时到了实验室,直接调出监控。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一切真相大白!

寿伟翔的脸色十分难看,陈恭也有些生气。

这摆明了是欺负人!

说话间,寿伟翔气的骂道:“草他妈的,真以为自己是学姐我就不打人了吗?”

“我去找她对峙!”

陶胜男看见两人,摇了摇头:“算了,多大的事情,再说了,我也打了她了,我又没吃亏!”

陈恭摇了摇头:“事情总要搞清楚的。”

说话间,他拷贝了视频,直接去找刘志。

“刘老师,你现在看看视频,听听里面说的什么话。”

“我觉得你再做决定比较好!”

“这是一个硕士研究生该说的话吗?”

“这摆明是在侮辱人,这打的冤吗?”

“还有,你瞧,这移液枪,是谁掉在地上的,是谁做错的?”

“还有,你看看这个,我很想问一下,你们实验室买饭,是让人家学生自己垫钱吗?”

“人家是来学习的,不是来当奴隶受气的。”

“这就是你们实验室所谓的团结?!”

一番话,顿时刘志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

而陈恭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大,而且就站在楼道里。

刚才刘志批评陶胜男,也是在楼道里。

既然对方不考虑人家小姑娘的脸面。

陈恭也没有必要顾忌对方的脸面了。

而且,陈恭说完之后,看向庞文婷:“你真的是没有一点学姐的样子。”

“不过,打人是不对的。”

“陶胜男,你给道个歉。”

“这份资料,我会上交给你老师。”

听见陈恭的话,顿时庞文婷脸色一变,慌了。

“对不起,我……我错了……”

“这件事儿怪我了。”

“对不起!”

“不用道歉了。”

“学妹,是我做的不对,你原谅学姐吧。”

陶胜男此时也犹豫了,本来她打完人,其实火气就消了不少,现在……看着陈恭,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所以对着陈恭说了句:“陈恭,算了。”

陈恭点了点头,看着刘志:“刘老师,我觉得你作为老师,调查清楚事情真相再做决定比较好。”

“不过,陶胜男明天开始,就不来这边了。”

“你们缺学生,去找任主任吧。”

说完,陈恭带着陶胜男和寿伟翔直接离开了。

留下刘志十分尴尬。

他看了一眼楼道里的同事和学生,看了一眼一脸委屈的庞文婷,冷哼一声,回了办公室。

……

“陈恭,给你添麻烦了!”

陶胜男忍不住对着陈恭说道。

陈恭摆了摆手,笑了笑:“这有啥了,本来就是他们做错了事情。”

“以后你和寿伟翔跟我一起吧。”

“对了,走,我教你们做实验。”

说话间,陈恭带着陶胜男和寿伟翔就离开了。

不得不说,任何一个人才,都是需要培养的。

实验员更是如此,没有足够的实验基础,很难得到应有的学习。

……

陈恭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可是……

谁也没想到,当天晚上,实验室召开完会议小节就要下班。

而谁也没有想到……

在会议现场。

刘志直接站起来,面色严肃的说道:

“我这里有个情况得反应一下!”

“最近一周。”

“陈恭,消耗了价值1万三千多的实验用品和化学耗材,这已经严重超出了实验室的预期。”

“而且,除此之外,我在实验室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陈恭多次带着学生寿伟翔,拆卸实验室的器械,严重违反了实验室器械使用条例。”

“这会不会对实验室的器械安全,器械维修,造成很大的隐患。”

“我觉得是不是应该给出一个解释?”

“这些耗材,都是签的杨院长的字。”

“陈恭,你不解释一下吗?”

一时间,现场安静了下来。

齐欢和任红丽他们是不参与这些会议小结的,早早离开。

因此,参加这个会议的,基本上都是实验室的普通员工。

而刘志,偏偏还是五层的器械管理人员。

大家此时看向陈恭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担忧。

而这个小结会议,基本上学生也要参加。

寿伟翔和陶胜男对视一眼,自然知道……

这是刘志刁难人呢!

而陈恭闻声一笑:

“哦?”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拆卸吗?”

“或者说是,这些实验耗材领取,既然签的是杨院长的字,你为什么不去问杨院长啊?”

刘志皱眉:“陈恭,你只是实验室的学生,请端正你的态度!”

“对你的行为,不解释一番吗?”

陈恭是好惹的吗?

他脾气已经很好了。

要知道,来实验室之前,杨广业可是许诺他是给一个实验室的。

陈恭没有深究,作为第三负责人,半个月一万三的耗材多吗?

再说了……

自己是给课题做实验呢。

这钱是自己花了?

这刘志难道看不到实验记录?

会议小节每天都有的。

说白了,刘志就是要在这个现场,给他一个下马威。

既然如此,陈恭也不惯着对方,站起身子,面色严肃的盯着刘志:

“和你没有什么可说的。”

“再说了……你也不配。”

说完,陈恭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寿伟翔和陶胜男:“走,下班!”

“哦,对了,你可以处罚我!”

“随便!”

此话一出,顿时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想不到……

平日里低调含蓄,谦谦有礼的陈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刘志此时,更是内心对陈恭的痛恨,到了极点!

混蛋……

……

ps:今天真的太累了,抱歉,写的很晚了。

老丈人做的前列腺手术,一晚上需要一直冲膀胱,换水,昨晚一宿没睡,今天真的太困了。

(本章完)